首页 > 新闻 > 星岛社论 > 正文

人命的价值不应这样算

《星岛日报》9月16日发表题为“人命的价值不应这样算的评论文章,全文内容如下:

普及检测昨天埋单计数,共有一百七十八万市民参加,找出三十二个隐性患者,政府动用了五亿三千万元。一些惯性反对者立即为计划算帐,指发现一个新病例的平均花费达一千六百万元,若加上中央支付的部分,数目就更大,以此批评计划劳民伤财,成本效益低,根本不值得做。问题是,条数应否这样计?第一,每个市民的生命皆无价,都必须保护,不能用一个银码去衡量值不值得;第二,每个被普检发现的患者,都可能危害更多人的性命,“人命”的数目远远不止三十二个;第三,切断传播链可避免的经济损失,是五亿三千万元的百倍。 

普检如“搜救” 岂可计成本 

先计计人命何价。今次普检找到的三十二个新确诊个案,大部分没有病征,也不属于高危群组,或居于爆疫地区,即是说,如果不展开大规模检测,他们被发现的机会极低,结果在一段时间后病发,严重的将失掉性命。每条人命都有不可估量的价值,反对者是不是认为一千多万元太贵,所以不值得劳师动众去搜救? 

在一些疫情严重的国家,例如美国,当初就是因为疏于检测,许多人感染后没被发现,无辜丧命,结果死亡率大升。香港是否因为“救命”的单位成本高,而应重蹈美国的覆辙? 

普检找到的,其实并不只是那三十二个患者,而是与他们有牵连的整条传播链。例如其中一个被发现的病例,在当局追查之下,原来曾与另一患者于深水埗万发海鲜饭店吃饭,同枱还有一名亲友,结果揪出了“三人饭叙”群组,继而隔离与他们接触过的一批人;又例如普检验出大围交通城一名管理员染疫,追踪后发现了“交通城”传播链,人数更加多。 

成功寻“毒链” 性命以百计 

这些事例都说明,大规模检测的最大作用,是在茫茫人海之中,尽量“缉捕”到播毒者,再追寻与他接触的人,尽量将群组内的人一网打尽,这样就可以有效阻截病毒扩散。今次普检成功追踪到几条传播链,如果当初甚么也没做,这些群组必将成为毒源,感染的人可能以百计,届时“人命”的数目就大得多了。 

由此可以推论,倘若今次普检的人数扩大一倍,更多群组将被发现,把确诊数目压到零的机会也可增加。反对者极力阻挠普检,大声疾呼叫市民杯葛,导致参加者达不到此数,其实是罔顾人命,令市民不能完全摆脱感染的危险。

普检的另一效益,是建立了一个可进行大量检测、收费廉宜的机制,若第四波爆发,便可迅速应变,有效遏止疫情,降低经济的损失,同时亦有助“健康码”和“旅游气泡”尽快推行,由此带来的经济得益,必远远大于普检的花费。 

反对者凡事基于政治目的作计算,所以上述这几条数,他们只会避而不“计”,然而市民对此是心里有“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