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星岛社论 > 正文

双城竞赛堕后 香港要觉醒了

《星岛日报》10月19日发表题为“双城竞赛堕后 香港要觉醒了的评论文章,全文内容如下:

刚举行过盛大“生日会”的深圳,在短短四十年间,发展成居亚洲前列的大都会,创造了举世瞩目的奇迹,其经济规模和创科成就都已超越香港,而在中央全面放权下,未来前进步伐将加快,更会担当大湾区建设龙头的大任。反观香港因长期陷于内乱泥沼,发展举步维艰,在双城竞赛中不断堕后,前景堪忧。深圳的飞跃,对香港是一记重重的当头棒喝,政府与公众都须深切反省“跑输”的底因。在这问题上,中文大学(深圳)学者郑永年指出,香港为“泛政治化”所苦,说中了要点,尤其值得思考。 

发展方向迷失 陷政治“怪圈” 

深圳能在全球经济的大风大浪中成功崛起,有多种原因,包括中央放权维持特区之“特”、充分利用毗邻香港的优势、积极引进各方企业与人才、不断优化营商及科研环境、扩大基建与土地资源等,但关键在于锁定发展为主要目标,深圳特区领导核心则以此为最大任务,集中力量和意志,稳步朝这方向前行。由于目标清晰,执行力强,加上社会政治环境稳定,终成就了深圳奇迹。

过去二十年的香港,却是另一面的故事。由五十年代到九十年代,香港为求生存,大家都以发展为目标,因为不前进便只能坐以待毙,这危机感成了强大的意志力,推动经济向前。内地改革开放,借助了香港的资金、经验与人才,也扩大了香港的增长空间。 

但追求发展的社会共识,却因政治反对力量的冒起而渐失落。他们为争取自己的政治理想,将意识形态凌驾于发展之上,藉着虚幻的“民主”“自由”口号,引导公众转向无休止的政治争议,图在过程中积累更大力量,以夺取管治权力。 

为了达到这目的,这股包括不同派系的力量,不断用种种理由和手段干扰施政,制造数不清的阻力,削弱政府管治能量。因为政府愈是举步维艰,民生政策愈是停滞不前,他们就愈有条件壮大,也愈有理由挑起更多争议,形成一个“怪圈”,把政府牢牢困住。这反映于高铁、填海造地、规划新市镇与兴建三跑等一场又一场争拗,多少发展大计被强拖着后腿。 

政府欠意志力 纷争无休止 

面对这政治困扰与阻力,政府却欠缺坚定向前的意志,既过分屈从于原有制度与程序,也以为可以采用绥靖手段化解矛盾,希望靠和稀泥令对方收手,结果纷争不但没法平息,且变本加厉,政府则进一步弱化,推动发展更加乏力。例如政府用了一年多就土地政策进行公众咨询,经过一番喧闹回到原点,白白浪费了宝贵的时间,反对派的阻挠却丝毫没减。 

此外,本土主义政治思潮也同时泛滥,这不但存在于政治组织中,部分官员与中产知识分子中也有此心态,结果在香港与内地之间建起了心理鸿沟,阻碍两地进一步连系、融合。香港本来可以凭着与大湾区更紧密合作,推动本身发展,但在政治争议下,建立互利共赢关系的步伐远不够快,浪费了不少黄金机会。 

中文大学(深圳)全球与当代中国高等研究院院长郑永年指出,近年香港为“认同政治”所苦,把所有事情泛政治化和意识形态化,导致社会价值观高度分化,演变成“对抗政治”。如果政治分裂使香港不能抓住机遇,香港的衰落是必然的。他这番话,说中了香港的“病源”,双城竞赛中香港之所以大大落后,正是受政治所困,若乱局不止,便只能眼白白看着深圳在前面愈跑愈远。 

中央实施《港区国安法》,香港动乱渐缓,是个好开始,但最重要还看特区政府能否痛定思痛,改辕易辙,以坚强的意志重整领导力,以发展为首要目标,敢于闯开种种施政阻碍,若能如此,香港仍有机会从后追上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