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星岛社论 > 正文

大学"混乱时代"应结束了

《星岛日报》11月20日发表题为“大学"混乱时代"应结束了的评论文章,全文内容如下:

一年前的暴乱给中文大学带来一场空前灾难,至今记忆犹新,伤痛之感挥之不去。经过一年平静,昨日校园又涌起激流,一批学生四处喷漆涂污建筑物,更公然举起违国安法的"香港独立"横额游行,令人忧虑动乱会卷土重来。吸取过往的惨痛教训,小火头不受控,会酿成巨灾,所以对这样的激进行动,既不可轻视,更不能纵容,幸而中大校方今次处理事件与去年大不相同,一开始就已报警,并表现出强硬态度,声言对违规的人采取纪律行动。这样做绝对有必要,大学在连场风暴中受到的创伤实在太深,代价实在太大,"混乱时代"应该结束了。

宽待激进狂潮 造就"怪兽"横行

近年大学之乱,起因并不偶然,其实祸根早在几年前就种下,由于激进主义未受管束,不断茁壮繁衍,终于变成一头横行无忌的"怪兽",再没法收拾。在二〇一四年占中之前,这股浪潮已开始席卷大学校园,部分学生着了迷,一些激进教员则成了"思想导师",不断潜移默化,加上校外政治组织与网络平台的渗透,连结成汹涌激流,冲击行动开始在校园涌现。

他们有一套十分有效的策略,就是以"学术自由"做幌子,用"言论自由"作保护罩,藉着校园的自由氛围,不断牴触学校秩序的底线,而在校内校外"同路人"的吶喊簇拥下,声势愈来愈浩大。校方当时亦知道学生一些行为已歪离正轨,甚至违反法律,但怯于他们的压力,唯有宽容对待,以免激发冲突,令自己成为冲击目标。  

校方在这样的处境下,较多人选择了息事宁人,忍气吞声,或摆出开放姿态,以宽大胸襟容许激进学生享受破坏校园秩序的"自由"。更有管理层患了"斯德哥尔摩症候群",自己也融入激进浪潮,认同了他们的"违法达义"思想,对迹近无政府主义的行径未加制止,也不敢惩罚,更遑论报警处理,以为做了他们的"同路人"后,就不会惹火上身。

创伤深代价大 亟须拨乱反正

当激进违规行动成了"流行文化",冲击教职员、捣乱活动、排挤内地同学等便无日无之,暴戾之风席卷校园,够胆动粗者竟成了"英雄"。由于校方的宽容,狂潮不断升温,加上社会动乱大气候的牵动,终于在多所大学爆发风暴,中大和理大更成了惨烈的战场。

大学为暴乱付出了沉重代价,校园变成废墟,损失以亿元计,人心创伤、校友撕裂、内地生却步等遗害深远,更令人痛心的,是大批学生被捕,面临牢狱之灾,前途尽毁。经历过巨大伤痛后,大学和社会都应该深切反思,宽容违规行为,最后只会害了学生,也害了大学和整个社会。

今次中大校方对学生违法行动采取强硬立场,值得肯定,总算行了拨乱反正的重要一步。岭南大学校长郑国汉昨在毕业礼致词时也形容,过去两年是"对文明社会准则的背离",应该回到正轨。只要校方有这态度,大学结束"混乱时代"是可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