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星岛社论 > 正文

禁令无理损盈富 研换经理人还颜色

《星岛日报》1月13日发表题为“禁令无理损盈富 研换经理人还颜色”的评论文章,全文内容如下:

美国总统特朗普禁止美国国民及企业购买多只中资股份,此禁令导致香港金融市场及美资公司利益都受损,其中作为香港股市重要指标的盈富基金,亦因信托人是美资公司道富,为了遵从禁令而未能紧贴恒指表现,打击盈富声誉及港股吸资能力。港府为捍卫香港利益,必须积极研究更换信托人,并藉此促使道富等美国金融机构游说候任总统拜登,尽速撤销这无理禁令。 

特朗普去年十一月总统败选后,在落任前“最后疯狂”狙击中国,其中一项是颁布行政指令,禁止美国人及公司在一月十一日即本周一起,购入三十多家与解放军有关的中资公司股份,其中包括多家在港上市大型中资公司如中移动、中海油等,此令美资金融产品发行商,近日要将约五百只与中资股或港股指数有关的窝轮、牛熊证等结构性产品下架,惹起市场震动。 

美资身分限制 难尽信托责任 

对金融市场影响更大的,是作为盈富基金信托人的美资公司道富,在周一起不再买入受禁令制裁的中资蓝筹股,包括中移动、中海油及中联通,令盈富基金追踪港股回报的误差加大,影响其投资价值。由于盈富基金早已成为香港金融市场一个重要标记,是投资港股最简便及操作成本低廉的工具,可助港股吸引本地不活跃投资者如强积金账户,以及外国资金,故盈富如未能紧贴恒指表现,将间接削弱港股的吸资能力。 

由于道富的美资身分,令它不能再尽责地履行盈富基金信托人责任,紧贴追踪恒指表现,技术上已违反信托责任,港府理应尽快与金融管理局商讨,促其下的盈富基金监督委员会认真研究更换信托人,以保障盈富基金持有人的利益,减低以后的变动风险,并以此表明港府对维护香港金融中心信誉不遗余力,不容许其他国家或外资公司作出损害香港利益的行为。 

港府如果严肃表达更换信托人的立场,亦可促使道富和其他美资金融机构为保本身利益,加紧向拜登陈情,期望他下周三就职后取消特朗普投资禁令。只有拜登取消相关禁令,道富可以恢复买卖被禁制的中资股份,港府才考虑是否不更换盈富信托人。 

特朗普禁止投资中资股的命令,根本是粗糙横蛮的决策,既引起香港金融市场混乱,更搬石头砸自己脚,损害美资利益,道富只是其中一个受害者。另一是持有被禁制投资股份的美国股民,不少已吃了眼前亏,中移动、中联通等股份虽仍较特朗普十一月宣布禁令前的股价有明显跌幅,但近日因内地资金到港低吸,已回到十二月初的水平,即过去一个多月要“被逼”沽售这些中资股的美资,在股价上已吃了亏,特朗普以为禁令可重挫中资企业,结果可能只是令美资持有人损手离场,造就其他投资者低位吸纳机会。 

攻华不惜“揽炒” 自伤要付代价 

此外,美资金融产品发行商向来在港活跃,但现在被逼将近五百只相关窝轮、牛熊证下架,损害投资者对美资公司金融结构产品的信心,因可能潜藏难测的政治风险,有欧资金融结构产品发行商就乐见今次事件,正摩拳擦掌要抢占美资拥有的市场。有关禁令还可能影响美资证券行或银行生意,若客户在其公司开有股票投资户口,可能亦因禁令而未能购买有关中资股,或促使客户流走。 

特朗普可能没有估计投资禁令对美资公司所造成的伤害,只因要狙击中国,不惜揽炒金融业这美国经济支柱,如今更影响香港盈富基金及其广大投资者,港府虽然对基金没有直接角色,但不可以坐视不理,应藉着积极研究更换信托人,向美国当局发出明确讯息:任何损害香港投资者的措施,都会令美国金融机构付出代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