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星岛社论 > 正文

社媒用户任摆布 科网霸权须受制

《星岛日报》1月15日发表题为“社媒用户任摆布 科网霸权须受制”的评论文章,全文内容如下:

本周两宗事件令人关注美国科网巨企的霸权行为,一是facebook滥用市场支配地位,强制分享WhatsApp用户的资料,二是多个社交平台封杀美国总统特朗普及其支持者的账户,有否损害言论自由,科网巨企应否有权执行这些"家法"。美国科网巨企利用垄断行为损害客户和公众利益,欧盟一直有采取行动管束,更拟制订严格法例限制,香港为保消费者及公众利益,亦应加紧研究仿效欧盟行动。

香港市民最普遍使用的社交平台 WhatsApp,其母公司facebook近日宣布强制分享WhatsApp 用户资料,引发用户鼓噪,facebook澄清WhatsApp用户对话仍受加密保障,今次更改主要关乎WhatsApp商业用户。

不过客户对facebook的澄清仍有疑虑,因其保障客户的记录并不良好。它在二〇一四年收购WhatsApp时曾表明,不会共享其用户资料,但其后食言,不过那次亦给予用户选择可以不分享,今次则是强制执行。在客户反弹下,facebook回应今次只涉商业客户,但难保下次就会强制分享个人用户信息。

私隐欠保障 "分享"犯众怒

对此WhatsApp用户出现"转会潮",转往客户私隐度较高的社交平台Signal和Telegram,Telegram在三天间用户急增二千五百万人。虽然自由市场贵乎选择,但WhatsApp在不少市场如香港享有支配地位,用家转平台仍要承受极大不便。对于facebook损害客户的行为,欧盟就有严厉监管,在三年前因facebook违背收购承诺,出售WhatsApp客户资料,判其罚款一亿二千多万美元。

此外,欧盟正制订更严厉的《数码市场法案》,以杜绝科网巨企利用自家平台信息损害用户利益,香港政府应追上科技发展,仿效欧盟保障港人私隐。

科网巨企近期另一引爆争议的是,有否损害言论自由。特朗普在社交平台号召支持者包围国会,触发暴力冲击事件,多个社交平台封锁特朗普账户,以防止他再次鼓动暴力,YouTube和facebook分别封锁特朗普账户一至二周,Twitter和Snapchat则永久封杀特朗普账户,Twitter还封锁逾七万个特朗普支持者账户;苹果、Google和亚玛逊则停止特朗普支持者的社交媒体Parler。

科网巨企如此大规模清算特朗普及其支持者,引发侵害言论自由、专权等批评。特朗普大儿子就代父亲在Twitter贴文,指美国言论自由不复存在,大家已活在奥威尔的《1984》,意即人民言论和行动受独裁者"老大哥"全面控制。美国宪法第一修正案防止政府阻碍言论自由,但私人企业封杀特朗普及其支持者,是否触犯宪法,就存在争议。

任意封杀 权力大过政府?

社交平台的影响力无远弗届,故外界一直认为社交平台有责任删除有害言论,今次科网巨企亦以此为由封杀特朗普。然而,何谓有害言论,应由谁来决定?若科网巨企联手禁止某些人发言、封杀某一种声音,那权力是否还大于政府?美国科网巨企一向支持民主党、不满特朗普,今次封杀他及其支持者,有没有公报私仇的目的?若科网巨企可以封杀不利他们的民选政客,那权力是否凌驾人民选票之上?

还有一个极大的问题,就是美国科网巨企的双重标准。它们今次在美国极为严厉地禁制煽动暴力言论,但它们过去在不少国家却是挑起政治暴乱的一大助力。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为甚么在美国不容许煽动暴力言论,它们在别的国家却无视甚至助长散播?美国科网巨企欠全世界一个交代。对此港府也须研究如何依法规管社交平台,以维持社会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