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星岛社论 > 正文

夺取传媒利益不公 Facebook霸道犯众怒

《星岛日报》2月21日发表题为“夺取传媒利益不公 Facebook霸道犯众怒”的评论文章,全文内容如下:

澳洲政府与社交网facebook爆发大战。澳洲国会立法强制科网企业就其平台上的新闻内容,须向澳洲传媒付费,facebook悍然封杀澳洲传媒新闻内容,澳洲总理莫里森直斥其傲慢和欺凌澳洲。facebook一直取用传媒机构内容,以攫得广告等收益,行为不公不义,现在还损害用户利益来维护其利润,姿态霸道,怪不得全球大国都加紧研究打击科网巨企垄断的行动,澳洲要求科网巨企向新闻机构付费只是其中一环,港府亦应作出相类立法,以保障香港传媒利益。 

澳洲众议院本周三通过法案,科网巨企Google、facebook等转载澳洲媒体新闻内容的平台,必须向澳洲新闻机构付费,参议院下周通过法案后就可付诸实行。facebook对此大力抗拒,周四突然宣布封杀所有澳洲新闻内容,阻挡澳洲用户在其平台分享、阅覧所有本地、国际新闻内容,国际用户亦无法分享澳洲新闻。 

澳洲率先强攻 加国等纷跟随 

更甚者,facebook连澳洲一些紧急服务和政府通告如山火警告、疫苗接种等都被列为“新闻内容”,加以屏蔽,就惹起更大公愤,人权团体直斥此举如高压强权,严限及审查澳洲人所获的信息。 

无论facebook如何狡辩,都无法掩饰过去掠取新闻机构内容所带来的暴利。由于互联网兴起,令不少公众阅读新闻不再从传统新闻传媒直接取得,反而依赖社交平台或搜寻引擎的连结,造就社交平台和搜寻引擎因占用了这个新“传播”管道,可“无本生利”地使用新闻机构的内容,吸取客户浏览、广告收益,其行为漠视新闻机构的知识产权,形同侵占新闻机构的权益、夺取它们的收入。 

澳洲现在强制科网巨企向新闻机构付款,算是迟来的正义,结果反引发facebook发狠,封杀澳洲新闻内容,霸道行径令人侧目。facebook不惜与澳洲爆发大战,原因之一是自恃其在社交平台的垄断地位,facebook认为现已毋须再依靠新闻内容吸客,反而新闻机构要靠facebook。它大言不惭地指澳洲新闻媒体去年由facebook免费得到近五十一亿流量、价值逾二十四亿港元云云。 

相对而言,另一科网龙巨头Google就没有那么嚣张,虽亦一度威胁要退出澳洲,不再提供搜寻器等服务,但在对手微软表明愿遵新法、其搜寻引擎Bing可取代Google后,Google本周终自知理亏,与多家澳洲新闻机构签订付费协议。其实Google去年底已因法国法庭裁决须向新闻媒体付费,而与多家法国媒体达成付费协议。 

facebook另一大力抗拒的原因,是担心向澳洲政府退让,将引发其他国家群起仿效,大大影响其利润。facebook霸道封杀澳洲新闻后,莫里森表示,英、加、法和印度领袖已表明支持澳洲行动,加拿大政府亦明言会采用澳洲模式,要求facebook为新闻内容付费,看来facebook聪明反被聪明误,惹起不少国家反感,可能促使各国加快立法,要facebook向新闻机构付费。 

恃着垄断地位 损公益获暴利 

科网巨企在推动互联网上功不可抹,但亦取得惊人暴利,且近年亦一再恃其市场垄断地位,漠视消费者和公众利益,如facebook上月就要强制分享WhatsApp用户资料;利用互联网全球业务之便,多年来大举逃税;利用不透明的算法,操控给予客户读取的信息;依循企业本身政治取向,封杀其认为政治不当的贴文或账户等。 

欧盟已感科网巨企威胁,近年多次对其不法行为施以重罚,并因收效甚微,现改为加快制订严厉的《数码市场法案》,规管科网巨无霸,美国国会也正研究分柝科网巨无霸的可能。 

港府亦应加快立法规管科网巨企,以免其损害香港公平竞争环境和消费者利益,跟从澳洲强制facebook、Google等向新闻机构付费,就是应走出的第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