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星岛社论 > 正文

重构行政立法关系 结束混沌时代

《星岛日报》3月16日发表题为“重构行政立法关系 结束混沌时代”的评论文章,全文内容如下:

全国人大定出完善香港选举制度的大方向后,中央有关部门代表,昨天起听取各界意见,对未来变革作深入讨论。过去多年,香港纷乱不止,政治秩序土崩瓦解,把社会带向巨大危机,中央今次决定,成为了特区走出混沌状态重新出发的契机,而其中一个重要改变,是重构行政与立法关系,这“手术”若能成功,政府管治将可返回正轨,开启稳定有序的政治新时代。至于如何具体进行,各界会有不同意见,但前提应是维护《基本法》所定的行政主导原则。

“对抗政治”遗祸 政治失序

回归前后,立法会逐步加入民选成分,特别是增加地区直选议席,而政党政治亦应运而生。当时已有政界人士对日后发展感到忧虑,认为香港长期奉行的“共识政治”,将被“对抗政治”替代,政府运作与决策效率必受影响。所谓“共识政治”,就是持不同意见的议员,与政府进行良性协商,求同存异后,找出共识,然后合力落实政策,推动香港发展。

这些有远见人士不幸而言中,随着分区选举和功能组别加入直选性质,反对派和激进组织藉着参选壮大实力,为了夺取更多议席,在立法会内处处与政府对着干,因反对愈激,选举胜算便愈高。出于此“选票为大”的政治利益计算,反对派与激进政客根本不想与政府协商,只会不断“反枱”,全无共识可言。政治学者李彭广就指出,立法会由“共识政治”转向“否决政治”,行政立法关系也同时出现质变。

立法会议员、前高官叶刘淑仪昨天亦在座谈会上慨言,民主发展过去二十年有如“实验”,而直选议席愈多,立法会就愈乱,令政府施政大受影响,以致许多深层次问题没法解决。她这比喻听了令人心痛,“实验”结果证明问题丛生,必须改变,但已付出了沉重代价。

在过往的选举制度中,基本上没资格审查可言,加上分区直选比例代表制,激进势力甚至“港独”组织,都可以浑水摸鱼进入议会,到后期更走向极端,令行政立法处于尖锐对立状态,其目的正是要“打散”行政主导,变为立法主导,只要能占据立会过半议席,便等于操控管治权了。

改革关键 维护行政主导

中央完全看穿反中乱港分子这个“阳谋”,所以决定重构选举委员会,除了推选特首,还赋予选出部分立会议员和提名所有候选人的权力,以切断反中乱港分子“夺权”之路。中联办主任骆惠宁昨天还指出,由于特首与立法会在选民基础上有了共同点,有利于处理好行政立法关系,维护行政主导体制。

这是整套改革中的关键,将来经此程序选出的议员,代表性既有较大覆盖面,也与政府有共同方向,彼此即使持不同意见,亦能够通过良性协商,达致对社会整体最有利的共识。这样的民主过程,与行政主导并不相悖,政府将可重拾强政励治的能量,推动香港加快向前进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