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星岛社论 > 正文

民主党勿一错再错 迷途知返可重生

《星岛日报》9月27日发表题为“民主党勿一错再错 迷途知返可重生”的评论文章,全文内容如下:

民主党昨举行特别会员大会,讨论是否参加今年立法会选举,最后没有作出表决,而是交由中委会处理,如有人报名参选,再开大会决定。该党昨天不一锤定音,显示仍在十字路口徘徊,因为参选与否关乎党的存亡,如果再行错棋,将走上绝路,永难回头。民主党过去十多年有过风光的时刻,曾经是泛民第一大党,但在激进浪潮牵引下,一再犯路线错误,且愈错愈深,终于陷入生死悬一线的困境,它能否在新选举制度下争取到生存空间,延续党的生命,取决于会否痛定思痛,迷途知返,回到当初的信念与目标,若然如此,仍有机会重生。

华叔拒激进化 原路线遭背离

回首前尘,民主党的升沉跌荡,确令人慨叹不已,一些认识该党多年的人都深深感到,如果现时的党员愿意回到当年的原点,从头开始,未必不能再创一番事业。民主党在发展初期,有几个特点,一是采取温和理性路线,以合法手段争取改革;二是保持与政府和建制派协商解决民生问题;三是愿意与中央对话,接受妥协。

创党领导人司徒华是确定上述路线的重要人物,当年他一直坚决抗拒激进派的影响,例如二〇一〇年社民连与黎智英等推动立法会泛民议员辞职,举行“五区公投”,他就极力反对,并多次警告盲目行动的遗害,终于阻止了民主党参加。在那段时间,民主党提出了“政制改良方案”,并与中联办高层直接对话,终于争取到“超级区议会”的立法会选举新方式。

如果民主党能保持这策略,继续与中央和特区政府理性协商,政制进一步循序变革,是极可能发生的事,但二〇一四年该党受戴耀廷与黎智英等引导,发动违法占领行动争取政改,成为了该党走上激进不归路的转折点。

占中爆发后,行动迅即被学民思潮、学联、本土派等激进组织骑劫,民主党完全失去领导地位,只能靠边站沦为配角,却要为违法恶果“埋单”。但该党领导层当时仍深信黎智英、戴耀廷和李柱铭的判断,认为大规模抗争可逼使中央退让,所以一直跟随着激进派愈走愈激。

到了两年前的反修例动乱,民主党为了保住议席与选票,加上背后“金主”黎智英的操控,以及迷信外国支持的威力,在激进路线上更加“走火入魔”,由过往的争取改革“异化”为与中央斗争,继而认同分离主义,最后与黑暴分子里应外合,在议会与街头展开“暴力”革命,冲击主权。

到这地步,民主党已走进了死胡同,即使中央坚决止暴制乱,制定《香港国安法》打一场主权保衞战,该党部分人仍然执迷不悟,相信戴耀廷提出的“揽炒十步曲”,基于此参与立法会初选。这次盲目最后一击终于碰壁,以致全盘皆落索。

走火入魔陷困境 应深切反思

到如今,如果民主党成员能够痛定思痛,深切反思,应该明白现时的困境是一错再错所造成,而这并非该党的初衷。虽然选举制度出现了大变革,但民主党只要能迷途知返,回到当初的温和理性路线,认同爱国爱港立场,遵从《宪法》与《基本法》的原则,愿意扮演建设性反对派角色,则仍有参选的空间。

对民主党而言,这并非“转軚”,而是返回原点,恢复当年许多创党成员如司徒华等的信念。历史证明,他们作为温和改革者和爱国者,切实发挥了推动变革与改善民生的作用,这样的反对力量,在未来政治架构中也是需要的。

有泛民人士不甘心在建制派主导下当少数派,但也有人指出,许多年来泛民一直都是议会内的少数,为何不可继续发挥少数影响力?

民主党元老党员李华明说,如果一个政党不参选,就应该解散,因为政党失去代表性、认受性与监察政府的角色,便等于没有了生命。这是发人深省的至理明言,值得民主党全体成员深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