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体育 > 正文

丁宁:为国而战深感荣耀神圣 队内角色正在改变

中新网2月19日电 国际乒联19日通过官方微信公众号发布了一段对国乒女队队长丁宁的专访视频。其中,丁宁表示,虽然大大小小的比赛都打过,但是每次为国而战,还是感觉非常荣耀和神圣。所以每次登场都会紧张,也渴望拿出最好的表现。从年轻到成熟,丁宁在队伍中的角色正在改变。

点击进入下一页

专访视频截图

国际乒联官方微信公众号《丁宁:没有什么东西一瞬间就能改变》全文如下

丁宁,现任中国女乒的队长,大满贯运动员。中国队有两个“宁姐”,从前是张怡宁,现在是丁宁。而且,她们都来自北京队,小“宁姐”是跟着大“宁姐”长大的。

进入2018-2019年,丁宁状态开始持续低迷,技术和器材的革新,以及年轻队员的成长,都对她造成了巨大的冲击。“感觉是自己和自己斗争的过程,外界也给了我挺多压力,很多变化都在实时更新。对于我来说,内外没有很好地找到一个平衡点。一直在恶性循环里面,努力想去摆脱掉,但是始终陷入到漩涡里很难自拔。去年对我来说真的是挺辛苦的一年吧!”

这种辛苦外界一直看得见,很多次她努力在场上拼搏,最终的结果都是失败。一个已经拿了大满贯的功成名就的运动员,一个已经形成自己稳固的打法和风格的运动员,要让她抛弃掉一部分旧有的成功经验,是前所未有的艰难。打个比方,一个老司机,左舵的车开习惯了,现在忽然改成右舵,换个座位和方向容易,学习交通规则也容易,但要在行驶过程中改变下意识的反应却很难。“很长时间,我一直说在改变自己的技术,大家就会觉得,你都这水平了,怎么改个技术这么难?怎么你还没有调整好啊?甚至感觉我变得越来越差。当然技术是一个很重要的点,它又影响到我的心理、思想,包括还要面对年轻运动员的崛起,要面对竞争,再加上外界的很多东西。不是说就处理一件事情就可以了,我需要同时处理很多。还包括我对自己的要求和期望,大家对我的要求和期望,都是非常高的。在这个过程当中,遭遇了很多失败、想不明白、不能理解、不能够接受。当我心情发生变化的时候,就更看不清楚方向。做了很多努力,看不到效果、没有回馈,甚至感觉到不会打球了,这对我来讲真的是挺可怕的一件事情。”

点击进入下一页

资料图:里约奥运会乒乓球女单决赛,丁宁在夺冠后被教练抱起向全场支持她的球迷致意。 中新网记者 杜洋 摄

丁宁回想起来,刚刚打完里约奥运会,很多前辈告诫她:“你如果还想继续打一个周期,不是说能不能参加东京奥运会的问题,而是这个过程绝对比你现在所有的想象都艰难。”那个时候的她,刚刚经历完伦敦到里约那四年的煎熬,感觉最难的日子终于过去了,她向全世界证明过,自己是最能坚持的那个人。但是,人生的吊诡之处就在于,当你翻过一座高山,成功站上山顶,还没来得及享受山顶的风景,眼前迎接你的,又是一座更高的山。正如中国乒乓球队常常说的一句话:走下领奖台,一切从零开始。“我觉得没有什么东西能是一瞬间就改变的,我不相信这样一个东西。无数次失败、无数次你走错,中间有可能是一二三,你走成了三二一。它必须要在对的时间点、对的节奏、对的过程当中,你正好走到改变的那个时刻,它就能一下就成功。但是如果这个顺序错了,其实不是你当时的努力错了、不是你当时的想法错了,只是当时的时间点不对、不匹配,所以你就可能认为正在做的这个事情是错的,改变是错的、练的是错的,然后你就会否定它,就会走到另外一条路。”

从前,大“宁姐”成功之后,当时的主管教练李隼说过:“张怡宁就是把所有的错误都犯完了,才拿的奥运冠军,一切都是水到渠成。”这两年,面对技术革新上的不断试错,即使是本性积极和阳光的丁宁,也感受到了冰点般的失望。一条道走到黑不是不可以,希望和绝望的区别在于,你能否看到前方的那点光。“在之前很多次的努力过程当中,对自己真的很失望,不能够接受为什么我会做不好这个事情?郭焱姐(丁宁的主管教练)提醒我应该放过自己,不要再逼自己了!但是,每个人每天都付出很多努力,大家都一样。你努力了那么久,但是在比赛当中都没有体现出来,就输掉了,最生气最难以平复的人肯定是自己嘛!外人再怎么为我惋惜,一定不会比我这个当事人更难受。所以郭焱姐经常说,有些事情真的需要点时间,因为变动对你来说太大了!很多细节、很多背后的过程只有我们能更清楚。所以她会说,丁宁你也是个人!太强迫自己,就会忽略时间的积累,必须经历一个过程,没有这个过程是不可能走过去的。而我们吧,就会不断想缩短这个过程,哪怕一天、哪怕一个小时。但是,正是因为不断地逼迫自己、不断地去努力,才能够在今年有一个不能说是巨大的改变,应该说是小小的进步吧!”

丁宁说的小小的进步,指的是在刚刚结束的德国公开赛,四分之一决赛她以4:1战胜伊藤美诚,并最终夺得女单亚军。让她感觉到兴奋的当然不仅仅是赢伊藤的这场比赛,而是发现自己路子走对了,量变到最后变成了质变。所有的优秀运动员,都有性格中极度偏执的一面,他们会执著于某一个点,对某一样东西、某一件事情,绝不妥协!今年是丁宁的而立之年,从年龄和资历,都不得不说这是位老运动员。但是你从她的行为方式和思维方式上,却又很难把她跟“老”这个字联系在一起,她浑身充满着对自己的不满意、挑自己的刺儿、觉得自己不完美。人们从她的身上,还能看到未知的可能性。也许,用“成熟”这个词,形容现在的她更为贴切。

距离韩亚银行2020釜山世乒赛还有一个月,这是丁宁第13次出征世乒赛。回首历史,16岁的她在2007年首次亮相萨格勒布世乒赛,当时她和雷振华搭档混双,止步于16强;2009年,她和现在的主管教练郭焱一起夺得女双亚军;2010年她首次出征世乒赛团体赛,体会到了中国女团输球的悲壮;2011年鹿特丹世乒赛,她首夺女单冠军;2012年多特蒙德世乒赛,她第一次和队友一起捧起了女团冠军奖杯:考比伦杯。

今年是丁宁参加的第六次世乒赛团体赛,每一次出征的心情都不一样,而每一次的目标都一样:“虽然大大小小的比赛都打过,但是每次为国而战,还是感觉非常荣耀和神圣。所以每次参赛的时候都会紧张,会很渴望,会希望自己有一个最好的表现。从年轻运动员,到成熟的运动员,在团队中扮演的角色会不同。原来只需要管好自己,现在还要对同伴、对年轻的运动员,给她们带来一些好的东西,去传导给她们。我需要有更好的沟通,当她们需要我的时候,能够帮助她们,或者是她们来帮助我。有了这样一个状态,团队的凝聚力就会很强。在面对各种强大的对手的时候,也会展现出我们的强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