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体育 > 正文

间接经济损失将达750亿美元 奥运延期背后暗战频频

圣火展览被紧急叫停,火炬接力被取消,比赛被迫延迟一年,在全球各项体育赛事中,受疫情影响最大的无疑是东京奥运会了。东京奥运会的延期举办不仅仅是赛事的延后,日本更将为此承担巨大损失。

这样一项艰难的决定是如何做出的?这背后又有哪些鲜为人知的暗战呢?

日本一度坚持东京奥运会如期举行

早在1月底,就有不少媒体对奥运会的如期举办表达了悲观的看法,日本方面在三周之内三次重申不会取消。

点击进入下一页

东京奥组委主席 森喜朗:举办奥运会的决心,一定会继续下去。

国际奥委会也表示了支持。

点击进入下一页

国际奥委会主席 巴赫:我们全力支持委员会成功举办2020奥运会。

巴赫的表态让取消或者推迟奥运会的事被暂时压下去了。但不久有人出面打破了这份脆弱的平静。

2月25日,美联社发布重磅消息:国际奥委会资深委员庞德表示,如果疫情在5月下旬得不到控制,2020年东京奥运会可能会被取消。

庞德的言论让东京奥组委面临重压,此时日本方面的态度依然坚定,日本首相安倍晋三亲自出面称:日本政府正在为如期举行东京奥运会全力做准备。几乎同一时间,巴赫的态度也开始变得微妙。

日本首相 安倍晋三:我认为应该完美举办东京奥运会和东京残奥会,使它成为人类战胜新冠病毒的象征。这一想法得到了G7的支持。

3月18日,国际奥委会曾与全球220名运动员代表进行两个多小时的电话会议,原意是鼓励大家好好备战奥运,却引发不少运动员的抱怨。

运动员 斯金纳:我认为东京奥运会应该被延期,我觉得这是目前最好的选项了。如果我们想举办一届没有被抵制的奥运会,那延期举办就是唯一的选择了。

事态很快就从个人层面上升到国家层面。加拿大率先表态:如果奥运会不推迟,他们就不会派人参赛。澳大利亚、瑞士、挪威、英国也先后跟进表达了类似主张。

如此一来,内外交困的国际奥委会扛不住了,表示会讨论东京奥运会的命运。而日本方面也在3月23日这天,首次提到了奥运会延期的可能性。

日本问题专家 章弘:日本方面和国际奥委会在此次事件中,曾经长期表现出了共进共退的关系。但实际上也不尽然,在整个事件过程中间,双方实际上还是存在分歧的。

东京奥运会延期 日本损失惨重

东京奥运会延期的决定过程充满了各方的博弈,尤其是日本方面。在疫情全球蔓延、东京奥运会事实上没有可能如期举办的局面下,日本依然绝不松口,直到国际奥委会表态后,才不得不举手同意。

各方博弈的究竟是什么?答案当然是钱。

据《日本经济研究》统计,在场馆建设和酒店客扩容这两项上,日本政府就投入了约400亿美元。

如果东京奥运会延期1年,相关场地维护管理费以及各竞技团体举办资格赛所需的经费等,合计将会损失58亿美元。

日本问题专家 章弘:延期一年的话,所有的场地、造势、运营都必须继续进行下去。那这样来一年的话,日本各个机构预算必须增加。

据日兴证券的预测,如果奥运会今年无法举行,间接经济损失将达750亿美元之巨,占日本全年GDP的1.4%。延期可能给日本GDP带来0.7%-1.4%的负增长。

2016年里约奥运会的闭幕式上,安倍出人意料地以超级马里奥的形象出场,期望能早日举办奥运会改善日本经济的长期低迷。日本国内普遍认为早在56年前,奥运第一次挽救了日本国运。

1964年东京奥运会,日本投入了1兆日元,约合当时的30亿美元,以支持相关建设。大规模的基础设施建设,推动了国民经济的快速增长,催生了1962-1964年的“奥林匹克景气”。

数据表明,在日本实际GDP增长率方面,1962年为7.0%,1963年升至10.5%,1964年则达到13.1%。而东京乃至整个日本的经济实力与都市风貌,都发生了质的改变。

日本问题专家 章弘:当时日本有一种高速铁路,它不叫高铁,叫新干线。新干线就是在这个时候修成的,极大缩短了日本的两个重大的工业区之间的联络。

曾经尝到过奥运甜头的日本,再次将希望寄托在2020年东京奥运会之上,并倾注了规模无比庞大的人力和财力,迫切希望能借此机会重现昨日辉煌。

然而,新冠肺炎疫情的来袭,给东京奥运会的前景蒙上了一层厚厚的阴云。

众多赛事安排面临“撞车”

东京奥运会延期之所以是一个艰难的决定,是因为它不仅会给日本造成巨大的损失,奥运会的赞助商、电视转播机构,甚至国际奥组委、其它体育赛事也会受到重大的影响。

2021年夏季已经安排了世界田径锦标赛、世界大学生夏季运动会、世俱杯等大型体育赛事。而原计划于2020年举办的欧洲杯、美洲杯也因为疫情影响,延期至2021年夏季举办。所以,奥运会延期至明年夏季将会带来一系列的连锁反应。

北京大学国家体育产业研究基地研究员 何文义:奥运会、世锦赛都是提前定好赛事,都排得很紧。国际田联的田径锦标赛已经推迟了,这个又推后了之后,到2022年亚运会可能会有影响。包括冬奥会,原来夏季奥运会和冬奥会相隔两年,现在往后一推,变成相差六个月了,肯定会有影响的。

3月3日,美国娱乐传媒公司NBC环球宣布,公司已为东京奥运会售出了约12.5亿美元的全国广告,九成奥运时段广告位已被订满。现在,如何处理这些广告也成了新麻烦。

在东京奥组委的规划中,东京2020奥运会预计收入约6300亿日元,其中近三分之二来自赞助商。但不同赞助商的赞助年份,也会因奥运延期而可能重合。

2019年6月,蒙牛与可口可乐联合,同国际奥委会签署了一份价值30亿美元、为期12年的合同,成为了TOP联合赞助商,合同从2021年生效。而日本乳业公司明治,是2020东京奥运会的国内赞助商、“2020东京奥运会金牌合作伙伴”。

TOP赞助商享有排他权,这意味着,在同时期的赞助商中,不允许有其它存在竞争关系的企业存在,这也将成为东京奥运会赞助商名单中的一大问题。

除了赛事、版权、商业赞助等业务,与奥运会这个世界级IP相关联的商业利益方,还涉及到体育营销、衍生品,甚至是二次元。被东京奥运会延期所推倒的多米诺骨牌,正在触动越来越多各方神经。

来源:央视财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