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新闻人物 > 正文

流亡、被杀或挣扎!揭秘6位阿拉伯领导人迥异命运

核心提示:流亡、被杀或者挣扎求存,下面是其他几位阿拉伯领导人的命运以及他们现今身在何方。

星岛环球网消息 美联社3月24日报道称,被罢黜的埃及前总统胡斯尼·穆巴拉克在身陷牢狱6年之后,于3月24日获释,他不是中东唯一深陷2011年席卷该地区的“阿拉伯之春”运动之中的统治者。

流亡、被杀或者挣扎求存,下面是其他几位阿拉伯领导人的命运以及他们现今身在何方:

突尼斯:扎因·阿比丁·本·阿里

2010年12月17日,一个贩卖水果的年轻人穆罕默德·布瓦齐齐点火自焚,无意中在整个阿拉伯世界掀起前所未有的动荡。

这名年轻人之死引发了这个北非国家的抗议浪潮,造成300人死亡,数千人受伤。在一个月之内,该国统治者本·阿里被迫结束自己23年的执政生涯,逃到沙特阿拉伯。

突尼斯一家法院后来以腐败和其他罪名对本·阿里进行了缺席审判,并且判他罪名成立。

本·阿里的垮台启发了整个阿拉伯世界的抗议活动——被称为“阿拉伯之春”运动。

埃及:胡斯尼·穆巴拉克

在穆巴拉克长达30年的统治之下,这个国家腐败成风,经济不平等,并且依赖一个令人生畏的安全机构来维持对权力的控制。2011年1月,开罗爆发针对穆巴拉克的抗议活动。

在埃及首都地标——解放广场上,大规模示威活动扣人心弦,吸引了全世界的注意力,但是示威者与安全部队也爆发了致命暴力冲突。18天后,穆巴拉克被迫下台。

随后,法院判处穆巴拉克贪污罪名成立,他还受到各种腐败指控。同时,他还被控在导致其下台的民众抗议期间下令杀害示威者。

司法程序和审判拖了好几年。本月早些时候,现年88岁的穆巴拉克被埃及最高上诉法庭无罪开释。他于24日回到位于开罗一个高档社区的家中。

利比亚:穆阿迈尔·卡扎菲

利比亚2011年2月爆发了针对卡扎菲的起义,这是席卷整个中东地区的骚乱的一部分。示威活动起始于俯瞰地中海的班加西。当军队向示威者开枪并造成14人死亡时,示威活动变得血腥暴力起来。接下来,示威活动升级为全面武装叛乱。

领导利比亚40年的卡扎菲在最后的几个星期时间里,穿梭于他的家乡苏尔特的几个藏身处,直到叛军把他从一个排水沟里拖出来,并且在2011年10月20日处决了他。

5年多时间过去了,这个国家仍然动荡混乱,东部的议会和西部的政府之间存在巨大鸿沟,它们各自得到不同的民兵组织、部落和政治派别的支持。

也门:阿里·阿卜杜拉·萨利赫

2011年,也门爆发了反对总统萨利赫长达33年统治的大规模示威活动。虽然示威活动一浪高过一浪,萨利赫还是硬挺了近一年时间,在此期间一枚炸弹还造成他的后背大面积烧伤。

最后,根据美国和海湾国家斡旋的一份协定,萨利赫在沙特签字,同意把行政权力移交给阿卜杜拉布·曼苏尔·哈迪。

但即使下台了,萨利赫仍留在也门。

接下来,什叶派胡塞组织叛军冲击也门北部大部分地区,并且夺取了萨那,对南部构成威胁。新的冲突吞没了这个阿拉伯世界最贫穷的国家。2015年3月,沙特领导的联盟支援哈迪总统的部队,开始打击胡塞组织,萨利赫则与叛军结盟来对付这个联盟。

这场冲突给也门乱局火上浇油,使得“基地”组织能够从2011年开始在也门攻城略地。也门的“基地”组织被视作该组织最危险的分支。

叙利亚:巴沙尔·阿萨德

叙利亚的血腥冲突和内战已造成40万人死亡,战前的2300万人口中已有半数流离失所。尽管如此,巴沙尔·阿萨德仍然大权在握。

巴沙尔的部队对起始于2011年3月、基本上是和平的示威活动进行了残暴镇压,促使他的许多反对者——军队中开小差的人也加入进来——拿起武器反抗政府军。这个国家很快就陷入内战,大片地区沦为废墟,由数百个民兵派别和军阀分割统治。

在过去一年中,在伊朗支持的地面部队和俄罗斯空中力量的支援之下,战场上的势头对巴沙尔极其有利。

叙利亚的灾难还造成“伊斯兰国”的崛起。2014年,该组织在叙利亚和伊拉克闪电作战,把这2个国家各自近三分之一的领土收入囊中。一个美国领导的联盟现在正向一系列叙利亚反对派和叛军提供帮助,“伊斯兰国”目前处于下风,逐步失去阵地,但是在这之前,该组织已经大开杀戒,造成极大的破坏,并且摧毁了叙利亚大部分珍贵无比的历史遗迹。

巴林:哈马德国王

巴林是坚定的美国盟友,美国第5舰队就驻扎在这里。在埃及人推翻穆巴拉克的几天后,巴林也爆发了示威活动。这个弹丸岛国的什叶派多数要求更大的平等以及在政府和公共部门中更大的代表性。

巴林是阿拉伯海湾国家中唯一一个什叶派占多数的国家。逊尼派国王哈马德维持了自己的威权,经常是通过严厉的镇压。2011年3月,哈马德下令重拳镇压示威者,造成几十人死亡,数百人受伤。而当时,沙特坦克越过堤道,驶入这个岛国,支援这位国王。

直到今天,这个岛国仍在继续残酷镇压异见人士。活动人士要么遭到驱逐,要么身陷囹圄,主要的什叶派反对派团体已被取缔。

责任编辑:吴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