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新闻人物 > 正文

白百何:每个年代的人,对婚姻都有不同的看法

星岛环球网消息:从被曝光在泰国密会婚姻外男士,被定性为出轨;到详细有步骤的第二弹;随后,是新闻里的主人公长久的沉默;数日后,陈羽凡先发声明,称2年前已与白百何协议离婚;白百何随后跟上,表述最多的是“我们”、“我们的事”。

面对山呼海啸般的舆论关注,向来不是白百何所擅长的。

她大学时期跟陈羽凡谈恋爱,大学毕业选择到婚姻里生子而非到娱乐圈闯荡,一部分就是因为她抱怨大学没教给她如何走红毯、如何面对媒体采访。

白百何第一次大方地跟公众分享她和陈羽凡的婚姻,该算到数年之前二人同上《快乐大本营》(在线观看)的时候。那时,她的头衔是陈羽凡之妻。说起对方给她的信任感,白百何用了一句跟他去热带原始森林我也不害怕来表达。一个人给你的安全感,能让你战胜未知所带来的恐惧,想见爱是真诚的。

后来很长时间,白百何是拥有强大票房号召力的女演员。有多强大?仅2015年她所主演的电影即收获了30.64亿票房,并因此成为中国电影史上获得年度主演电影票房第一的首位女演员。电影类型上,她也收获了诸多标签,比如小妞电影的代言人。

现在,她被动地告诉公众她已与两年前放开了那只可以带她去热带雨林的手。婚姻的开头大都相似,结尾也差异不大。但从一种开始走到一种结尾,非局中人不可知全部的因果。白百何声明里多用的“我们”、“我们的事”,可以看出即使她试着融入这个圈,也并未打算全方位的展示自己。如果可以,婚姻是她想保留的。说的直白点,跟你们何干?

很少有人知道,白百何在圈内有两个好朋友——老徐和小周姐——徐静蕾和周迅:一个是不婚主义、冷冻卵子的标新立异者;一个是为爱无数次飞蛾扑火、不计后果的奇女子。都不是一般女生。后者监制的《陪安东尼度过漫长岁月》,因为周迅的关系,白百何说拍就拍了。最近,徐静蕾的电影《绑架者》她又是女主角。电影发布会当天,赶上撞档《捉妖记2》等发布会,徐静蕾干脆提议,“咱们做点别的事吧”,白百何一听要打麻将,顶着画好的妆容,欣然接受。

白百何说徐静蕾是她想成为的那种人。记者回她,“可是某些方面你已经做不到了”。她看了记者一眼,笃定地说,“我知道你是什么意思”,“其实不是的,我们每个人都是独立的个体”。然后她开始拿自己的儿子举例子。

这篇文章的采访时间很微妙,它成行于白百何事件被曝光的前一天。这大概是至今为止,她最后一次接受媒体采访,也是最接近她当时状态的一次采访。在这里,她谈论了《外科风云》、谈论了自己、也谈论了自己的家庭。

为什么要演陆晨曦:非常想跟正午阳光合作

遇到一个角色,判断自己是否要接时,白百何曾与记者说过这样的一番话:“从《失恋33天》到《分手合约》、《被偷走的那五年》、《滚蛋吧!肿瘤君》,我慢慢就有了“小妞电影”代言人的称号。我的团队开始担心我出演的角色具有重复性,包括我接《肿瘤君》的时候,他们都反对,因为每个人都看到我又得癌症了。但我觉得其实熊顿是一个能量很大的女孩子。再比如《被偷走的那五年》,很多人可能看到的是我得病死了。但我看到的是跟现代社会接轨的问题,是夫妻情感关系。所以面对这些角色时我很兴奋,我得接”。

这一次,她接下《外科风云》的陆晨曦一角,排在角色前的却是自己对正午阳光这个团队的期待。

1.jpg,0

白百何饰演的陆晨曦

记者:你曾调侃地表达之所以演陆晨曦这个角色,是因为可以跟靳东谈恋爱。不调侃的话,为什么会接这个戏?

白百何:其实缘起还要说因为是整个团队,非常想跟正午阳光合作,因为知道他们是很严谨的团队。

其实我也演过一些比较倔强的人,陆晨曦也有这股倔劲,但是她这一次我觉得比较好的就是,她在中后期有一个特别好的反转。

记者:之前的角色演过医生、演过病人,现在再回医院拍戏会感觉有什么不同吗?

白百何:没有,我对这个医院太熟了,它没开业的时候,我就在这儿拍《肿瘤君》。我记得我们刚来的时候,我还跟导演说呢,这个窗户下面往哪儿拐有一个小花园,我说你们到时候去采景。

记者:你自己讲过在剧的宣传期间,帮靳东就过好几次场。这次跟靳东的合作,感觉怎么样?

白百何:很好,我们所有演员关系都非常好。大家的相处都特别特别融洽,东哥就是以前不认识,可能觉得他会比较严肃,其实拍两三天以后,你就会发现他生活中也挺爱笑的,也挺能说的。

被贴标签是演员必须要承担的一部分,我希望活成徐静蕾那样

今年,白百何开创了一个电台节目《何她说》,里面的每期选题都是她亲自带着团队讨论,最后稿件和节目还会一起发到她的公众号上。选题有《承认吧!有些女人就是爱为难女人》、《女为悦己者容,我为自己“荣”》、《我们又不是商品,为什么要被贴标签》。

约半年前,记者采访过她一次,她当时表达过不喜欢带着女性标签工作;半年后的这次采访,她会清晰的记得并再次重申“我们上次也说过不喜欢带着女性标签工作”。尽管如此,她还是把关注点更多的放在了性别、独立等具有价值观输出倾向的话题上。

白百何出道的头几年,她一直很应付不来采访这件事。从现在跟她打交道的经历来看,她在好转但并未到达擅长。可是她竟然做了一个主动去表达的电台节目,用她团队工作人员的话说,这是很白百何的一件事。

与其采访时被动的回答,不如主动、自我、有意识的讲述自己的观点。

3.jpg,0

白百何的《何她说》

记者:你最近做了一档电台节目、公众号《何她说》。高强度的拍戏压力下怎么想到要做这个?

白百何:其实是源于你们腾讯的星空演讲,因为当时给了我特别大的一个题目,我真的是说不出来。一个是我真的说不出来,然后我一看跟我同台演讲的人都太厉害了,我在想我去说这样的一个标题,我这不是找死吗。

后来到了那儿以后,大家就想去分享点什么,我觉得我虽然也30多了,可能不是小女生但我觉得我这个年纪也没有资格完全去输出一个什么样的价值观。我觉得我还在成长,还在生活,还在经历。所以我觉得那就分享一点自己的事情,看看大家有没有共鸣,如果有,那我就算没白说,只是这样。所以那次就说了独立女性的一个问题。

从那儿以后我就在想,其实独立女性,我在那个演讲里面也说了,大家特别容易给女生标签化,像现在这样的社会大家都在说要男女平等,可是真的女生走向社会以后,再回归到家庭里面,哪儿哪儿都没有被平等。我觉得我们更多的是被大家去审视了,每天拼命的像在交作业一样,但是没有人真正的去试图关心一下我们的各个角度。

记者:据说你每半个月会带着团队成员聊选题?

白百何:选题我会和大家聊,不过我确实不能说谎,我的工作强度很大,我们现在开始征集选题了,征集完了以后我们会坐下来聊,甚至有些时候选题都定了,我们的稿都出完了,然后进到要去录的时候,录着录着我就觉得这个有问题,然后就从录音棚出来,然后再找一个地大家再讨论,就这一个问题再讨论。

记者:是哪一期的哪个话题会有这样的经历?

白百何:这一期节目现在我没录,就是因为我录的时候,我觉得是我不想输出这样一个观点给大家。因为那个话题牵扯到婚姻关系,我是觉得每个年代的人有不同的看法,然后我想再去多做一些了解。

记者:我记得你里面有一期说我们又不是商品,为什么要被贴标签。被贴标签,是不是会让你自己不太愿意接受?

白百何:我其实没有什么接受不接受。因为它不在我的生活范畴里面,这是演员必须要承担的一部分。这个东西我觉得是你在意不在意的问题。别人是在网络里给你贴标签或者是在标题里,可是它跟你的生活是分离的呀。

4.jpg,0

徐静蕾导演的《绑架者》白百何版海报

记者:还有一期是讲独立女性,你举了两个例子,其中一个是徐静蕾,最近拍了她的电影,你们原本要举行的发布会,后来变成了在后台打麻将。那是怎么一回事?

白百何:那天除了那个发布会我下午还去了《捉妖记》的发布会,然后除了《捉妖记》的发布会,还有另外两个发布会同时开。后来我们到了那儿老徐说那要不我们干脆就干点别的,就当咱们开发布会了。我们就开始打麻将,因为四个人,可能三个人就斗地主。

记者:看图片里你打的还挺开心的。

白百何:是啊,太好了。你看我们站在台上一个多小时,回头你们剪出来也就几分钟吧。站好久了,累死了。打麻将的话,我们都把鞋脱了,也不用穿高跟鞋。

记者:我听说你跟老徐属于互相惺惺相惜的关系,是这样吗?

白百何:嗯。

记者:你怎么评价她?

白百何:老徐是我特别欣赏的一个女人,我觉得她是我见过活得最自在的女人,就是希望能活成她那样吧。

记者:可能在某些环节上已经有难度了。

白百何:我觉得我不这样看,我觉得每个人都是独立的个体,我在节目里面也说过,我们跟朋友之间,跟孩子,跟家人之间都不是互相捆绑的,我们是互相陪伴的关系。

所以我知道你刚才在说什么,你是说我的这个不自由是因为我要照顾孩子,其实你有了孩子,你就会知道,等他们慢慢长大了,你们的依赖关系,不是他牵扯你,是你牵扯他。

因为我的孩子已经9岁了,他慢慢的开始有自己小的团体了,包括他到十几岁,上到中学、高中,再去上大学,我得放他走,而不是他牵绊我。到时候可能是我跟在他屁股后面,我现在都在克制我自己、努力的去接受,他已经有小团体了,将来还有别的。

记者:你跟周迅的关系也很好,是吗?

白百何:小周姐。我其实看老徐生活中的一面看得更多,小周姐少一点,然后再加上她一进了宫以后就消失了好久好久好久。我更希望我能够成为她那样的演员。

家人对我需要的时候,是最幸福最满足的时候

家庭,在此次白百何事件后,或许是她身上一个有些敏感的词语。

在她的身上,有一段大家或淡忘了、或不熟悉的时期。她22岁大学毕业,立马嫁给了陈羽凡,选择去家庭里照顾家人。当时她觉得这是挺“酷”的一件事。那会儿白百何没想过出来拍戏,每天家里的事情大事小事都找她。她说自己成了家里的居委会。

现在,她顶着票房女王的头衔,仍未卸下自己家庭居委会的角色。她讲了几个例子:比如妈妈生病,爸爸怎么劝都不去医院,要等她工作完回家才行。还有个例子或许更能证实这一点:已经9岁的儿子,今年春天是白百何首度缺席儿子的春假。

记者:你最近上了某档真人秀,结果你在里面睡了一大觉。你醒的时候还说自己好满足。

5.jpg,0

白百何与儿子元宝

白百何:真的真的,我到了那儿以后,头一天是我的生日,结果我也是像这样有一个宣传的工作,从早上8点开始一直到晚上8点才结束,结束了我回家以后就突然听说我妈病了。

其实人到年纪大了以后,会像一个老小孩一样,她在家一天我爸劝了她很多次,带她去医院看一看,她就不去,然后她就等我回来。

我进门的时候,我说咱们去医院吧?好!马上就跟我去了。然后就在医院打点滴,我在旁边陪着她跟她聊天。突然她就问我,她说你明天有工作吗?我说明天有啊,明天7点我就得去机场,我妈当时脸色就惨白,特别像一个小孩耍了情绪以后觉得自己不对。

我那一瞬间我觉得特别特别感动,因为家人对你的需要是你最幸福最满足的时候,给我妈吓得赶紧给我爸打电话说,你能不能赶紧来医院换班呀,让她回去睡觉。

然后我又回家了,回家元宝还在家等着我,我跟我爸交替的时候,就是他来照顾我妈,我回去找元宝。然后再跟他睡觉,我就看着元宝,我说你怎么不睡,他说我知道你明天要出差了,我在家等你。

记者:好幸福。

白百何:你累吧也是累,因为干了一天的活儿,十几个小时了,但是我就听我妈妈说话的那个一瞬间,我会觉得我真的是觉得人到中年了,突然知道什么叫上有老下有小的这种,但是幸福的。

6.jpg,0

这大概是白百何最后一次在自己的微博上“秀恩爱”,时间定格在2013年

记者:可是你《失恋33天》之前的时候,基本上放弃了演戏这一块,专心在家照顾家人。现在又工作上特别忙。工作和家庭,你怎么去平衡呢?

白百何:我再忙我也得去处理好多我们家的事。然后也给大家安排什么的。

记者:你这个家庭居委会的定位还是没有变。

白百何:没有。基本上还是得靠我。像元宝这一次春假,因为我真的是请不出假来了,我爸我妈第一次脱离我跟他出去旅行,我就觉得这个特别好,这个是一大进步,不然他们老等着我,等我休息的时候再带他们去。这样也挺好的。

来源: 腾讯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