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新闻人物 > 正文

孙宏斌“加冕日” 乐视办公区大面积空置

星岛环球网消息:据新京报报道,7月21日,乐视网公告宣布,孙宏斌成为乐视网董事长;董事会投票结果:7票赞成,0票反对。

今年年初,地产商人孙宏斌携150亿元注资乐视时,贾跃亭对他的定义是“真正的二股东”。当时的发布会上,孙宏斌憨态可掬;贾跃亭双手捧着脸颊,挂着羞涩微笑。

半年之后,山西人孙宏斌对老乡“亮出獠牙”。“贾跃亭辞职是必要的程序,不辞职就开除。”近日,孙宏斌公开对媒体说。

21日,孙宏斌“加冕”乐视网董事长。类似大明崇祯皇帝接过权杖时的局面,孙宏斌接手了一个摇摇欲坠的乐视网:上半年巨亏6.4亿元,多家基金大幅下调乐视网估值……

乐视网与乐视其它体系之间虚虚实实的隔离墙,使得乐视网的风险更难以估量。比如,乐视网的股东大会,乐视移动的供应商就跑去讨债。

在孙宏斌的加冕董事长的21日,记者实地走访了乐视大厦、达美中心等办公区(以下均以乐视办公区代替)。

公司秘闻在乐视办公区看到,索要债务无果的供应商仍然在“安营扎寨”,而大片的办公区域,也因为裁员等原因,空空荡荡。

孙宏斌“加冕日” 乐视办公区大面积空置

一供应商因被乐视欠款致工厂被封

乐视大厦的前台处,前来讨债的供应商,扎起来帐篷。有人从今年3月便来到乐视讨债。

苏一宏,35岁,来自成都,是一家广告公司的老板,总共被乐视拖欠了700余万元款项,是乐视在全国店面建设供应商中被拖欠款项最多的一家。

“这些钱,是我和工人用命换来的。”他说,他要当着贾跃亭的面告诉他自己经历了什么。

孙宏斌“加冕日” 乐视办公区大面积空置

苏一宏说,2016年,他开始接手乐视手机店面装修的订单,公司接近90%的人力、物力都投入到了乐视的业务当中。

苏一宏形容他在做乐视的订单时,“太累了,身体都垮了。如果我们不加把力,根本完不成任务。”

乐视的区域经理曾跟他说,手机是公司全力扩张的新业务,乐视又是上市公司,资金从来不是问题。他的同行告诉他,全国各地都在拼命赶工,钱一定有的是。

孙宏斌“加冕日” 乐视办公区大面积空置

乐视大厦的门口,躺满了驻扎于此的讨债者。

但去年9月底,他公司的账上没有收到乐视的尾款。随着供应商的集体讨债,苏一宏公司的资金链已经断裂。

为了给工人发工资,他抵押了自己位于成都市区的一处90平米的房子和三辆汽车,并向亲友同学十万八万的拼凑了100多万元救济款维持公司运转。最困难的时候,甚至需要卖掉厂房中的废料来补贴工厂的日常开销。

去年春节之前,苏一宏开始几次来到北京向乐视讨债。今年3月,乐视移动派出财务部门负责人对他说,“账上没钱了,理解理解。”

向乐视讨债无果,苏一宏在成都的工厂被债主封了,电闸也被拉了,工厂外三辆车堵在门口,大喊“不还钱谁也别想出去”。苏一宏说,现在的他,如履薄冰、听天由命。

“如果没钱了为什么不早说?为什么去年资金链断裂了仍在猛下订单?这不是把我往火坑里推吗!”

乐视办公区出现大片空置工位

每月10日是乐视的发薪日。7月12日,还没收到薪水的员工开始组建讨薪维权群。这样一个自发组织的400多人的讨薪群里,有的是乐视在职员工,更多的是已经从乐视离职的员工,也有还在哺乳期就遭遇裁员的新晋妈妈。

在讨薪群里,员工最关心的还是贾跃亭何时才会把属于他们的工资和补贴还给他们。

“今天还有去仲裁的吗?”,这样的约伴在讨薪群里不断发出。

据记者向劳动部门申请仲裁的乐视员工涉及到乐视控股、乐视移动、乐视致新、乐视商城等多个部门,包括天津、江苏等地的分公司。

因为大规模的裁员、欠薪导致的员工辞职,乐视一些办公区已经空空荡荡,出现了大量空置的工位。

孙宏斌“加冕日” 乐视办公区大面积空置

孙宏斌“加冕日” 乐视办公区大面积空置

孙宏斌“加冕日” 乐视办公区大面积空置

以下图片来自一位乐视前员工。他提供的这几张图片,可以当做窥见乐视“由兴转衰”的一个小视角。

孙宏斌“加冕日” 乐视办公区大面积空置

乐视“蒙眼狂奔”时,很多新的业务线发展太快,导致员工的工位不够用,经常出现两三个人合用一个工位的情况。

孙宏斌“加冕日” 乐视办公区大面积空置

晚上7点后,加班的员工排队领免费的加班鸡腿。那时候的员工有点多。

孙宏斌“加冕日” 乐视办公区大面积空置

去年冬天,他离职去退还公司笔记本。那时候乐视资金链风波还没有激化,但也有员工陆续开始离职了。离职员工退还的笔记本堆了不少。

孙宏斌“加冕日” 乐视办公区大面积空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