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新闻人物 > 正文

博古长女辞世:生前生活朴素 住的是学校借给她的房

(原标题:刚去世的博古长女:生前所住是学校借给她的房)

法制晚报·看法新闻  12月16日0时53分,原中共早期领导人、无产阶级革命家博古的长女秦摩亚因癌症多发,终致呼吸系统衰竭去世,享年84岁。儿子刘必光遵母遗愿,不举办追悼仪式,并表示将择日海葬。

秦摩亚1955年入党,1961-1981年在北京第一中学任教,1981年9月后在北师大分校任教,1988年退休。

开国少将龙飞虎之女龙铮向看法新闻记者透露,老人家生活很朴素,此前和老伴一直住在一栋普通居民楼里。因为是5楼,坐轮椅的她很难下来,却从未因此向组织提要求。老伴去世后,学校借给她一套房,可没住多久就永远走了。

博古长女辞世:生前生活朴素 住的是学校借给她的房(第一排第一位即秦摩亚)

其母长征时发动群众支援红军

秦摩亚为博古的第一任妻子刘群先所生。刘群先是长征30名女红军中的一员,是长征中周恩来亲点的妇女队长,亦是在抗战初期是中国工会的女领导人。

对此,秦摩亚在回忆母亲的文章中这样写道,“长征开始后,女红军曾单独组队,母亲为妇女队队长,她和杨尚昆的夫人李伯钊共同负责。李伯钊站在前头安排食物,母亲负责宣传与检查纪律。她们两人的出色领导,使整个女战士队伍士气饱满,没有一个掉队的。两个月后到达遵义,妇女队根据需要被解散,女干部分别回到各部队中担任政治宣传和看护伤员工作。母亲被分配到政治部,由于她对工人情况比较熟悉,所以沿途做工人、农民的群众工作。”

博古长女辞世:生前生活朴素 住的是学校借给她的房

秦摩亚还文中称,1935年1月9日进入遵义城后,红军总政治部在遵义召开各界群众大会,号召广大群众行动起来。在刘群先等领导下,遵义城的木工、泥工、石工、漆工,缫丝厂、木材厂的工人及各商店店员很快组织起来,选出代表,成立了赤色工会革命组织。

“母亲组织支援红军活动,印刷厂在短短两天中,印刷革命文件和印刷品就多达万余份;缝纫工人为红军赶制了军服万余件;碾米工人帮助碾米10万余斤并送到红军各驻地。遵义赤色工会还组织七八百人参加保卫游击队。此外,母亲还组织保卫队在学校学习一周。当红军离开遵义时,政治保卫游击队成员大多参加了红军。在遵义停留12天,母亲做这么多工作是多么繁忙。”秦摩亚在文中这样写道。

其还透露,长征路上十分艰苦,也充满风险。在一次行军中,母亲的马从高山跌入深谷,活活摔死。但她很乐观,跟大部队一起爬雪山过草地,用双脚走了二万五千里,终于胜利到达陕北。

她去世前住的还是学校借给她的房

看法新闻记者留意到,秦摩亚的父亲博古与王若飞等中共领导人在抗战结束、重庆谈判后,与被释放不久的新四军军长叶挺一起于1946年4月8日由渝乘飞机回延安。途经黑茶山,飞机失事,机上人员全部不幸遇难。

而在秦摩亚去世前两天,叶挺长子叶正大去世。为此,许多开国元勋后代纷纷在微信朋友圈等社交媒体上深切悼念叶正大与秦摩亚。开国少将龙飞虎之女龙铮向看法新闻记者表示,她跟秦摩亚大姐关系很好,听闻摩亚大姐去世的噩耗,她不胜悲痛。

“摩亚大姐经常和我们一起参加纪念红军长征的活动。她去世后,长征母亲群、红岩儿女群里的兄弟姊妹们都纷纷表达了对她的深切哀悼之情。在我的印象当中,她被癌症困扰多年,但她却很坚强乐观。我们一有纪念活动,她就坐着轮椅来参加,从不缺席。”龙铮如是说。

博古长女辞世:生前生活朴素 住的是学校借给她的房(北京市领导曾看完秦摩亚)

另据其回忆,秦摩亚和其在一起时常聊起她父亲博古。“她这么多年一直潜心研究她父母对革命所作出的贡献。她心目当中的父亲,是一个书生气十足,理论功底很强,很平和的人。”

值得一提的是,龙铮老师还向看法新闻记者透露,秦摩亚生活很朴素,她老伴是计量专家,一起住在一幢很普通的居民楼内,墙上的镜框用中全是毛主席、她父亲博古、邓颖超等人的照片。

“她用洗衣水和洗菜水来冲厕所马桶。由于她们住在五楼,腿疼病使得二老人上去就下不来,可是他们却不向组织提要求。老伴去世后,理工大在望京借她一套房,条件获得改善。可没住多久,大姐就这样永远地走了。”龙铮老师不无叹息地说。

看法新闻记者还注意到,病榻上的秦摩亚,还曾写下“不忘二战、永保和平”这八个字送给友人。“她生前留下遗言,不举办追悼仪式,不设灵堂,就这样安安静静地魂归大海。这让我很敬重她,由此也读懂了‘平平淡淡才是真’的生命意义。”电话里,龙铮向看法新闻记者如是说。

来源:观海解局

相关阅读
关键词: 博古 长女 学校 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