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新闻人物 > 正文

诗坛扫地僧!外卖小哥击败北大硕士获总冠军

4月4日晚,经过九场精彩而紧张的诗词大比拼,央视《中国诗词大会》迎来了第三季总决赛。而让人激动的是,这一季的总冠军是一位来自杭州的外卖小哥——雷海为!

决赛的第二名是来自北京大学的文学硕士彭敏,第三名则是四川大学大学生韩墨言。

在与上一季亚军彭敏的“最终对决”中,雷海为沉着冷静,处变不惊,在董卿、嘉宾康震、郦波、蒙曼以及现场选手的阵阵惊叹声中,夺得了本季比赛的冠军。

视频截图

决赛过程↓↓

在最后的对决中,雷海为的对手是彭敏。彭敏多次参加诗词大会、成语大会、汉字听写大会等并多次奖,实力强劲。结果,雷海为拿到的5分中,有3分是彭敏抢答错送的分。

彭敏和雷海为对战的前面三题是看图说诗。第一道题目,彭敏表现得未免也太着急了,评委才画了一个桥的样子,他就直接按了个铃,说是“二十四桥明月夜,玉人何处教吹箫”,其实等评委画下去以后才发现,应该是“姑苏城外寒山寺,夜半钟声到客船”。再然后,第二题评委才画了一朵荷花,他就又急急按了铃说是“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又错了,等画完才发现是李清照《如梦令·常记溪亭日暮》里的“业兴尽晚回舟,误入藕花深处”。

就这样,刚开局,彭敏就白白送了雷海为两分。

第三题,雷海为很厉害了,评委才画了一个屋檐画了一个窗户,他就按了铃说出了这个是李商隐《夜雨寄北》中的两句:“何当共剪西窗烛,却话巴山夜雨时。”语毕,评委都诧异地说:“你怎么那么厉害,我就画了个窗户画了个屋檐,你就这么知道是这首诗?”雷海为回答说:“因为你窗户画在了西边……”此语一出,评委都感叹了:“我自己都没有意识到原来是这个细节。”就这样,雷海为一下子得了三分,彭敏的节奏就乱掉了,到最后一题,他又送了一分。

关键的最后一题,是根据主持人所给出的线索,说出一首诗的题目。这一题,董卿才说道:“作者是一位帝王,诗的最后表达了对英才的渴求之心”,彭敏又急了,按完铃之后,一副自信满满的样子说,“这是《短歌行》。”这下,评委们都看不过去了,“曹操是帝王吗?”但是,已经无法挽回了,他又送了一分给雷海为。就这样,雷海为率先拿到5分,成功夺冠。其实这道题的正确答案是《大风歌》。

在这个之前,他们已经各自得了一分,当时魏敏是一分,雷海为已经是四分了,根据规则,谁率先拿到五分,就是冠军。魏敏答错,雷海为又得一分,直接的结局就是,魏敏把冠军拱手送给雷海为了。

彭敏这样评价雷海为,他说:“海为就是《天龙八部》里那种扫地僧。他根本就不管江湖中的事,但是他一旦出手,就会震惊整个江湖。”

决赛中,董卿夸他小宇宙爆发!

主持人董卿还曾赞说,“你在读书上花的任何时间,都会在某一个时刻给你回报。”

夺冠后,董卿说:“祝贺你,雷海为!你不仅战胜了所有对手,你更战胜了你自己,更战胜了生活!你是一位生活的强者!”

除了诗和远方,还有诗和外卖。

这个回报,来得太快,也太慢。

 

十几年前,他没有多余钱买书

为了读诗,到书店背下来回家再默写

杭州朝晖八区,一间不足80平的三室一厅,这是雷海为的住地,一个铺位700元。

空闲时,雷海为靠在铺位上用手机背诗

一名外卖小哥正好出门送单,他是雷海为的室友,刚到杭州半个月。“我知道他,平时经常一个人拿着手机看,我以为在打游戏。后来在电视里看到节目,才知道他在背诗。”小哥把脚踏一踢,来不及多聊会儿,匆匆走了。

十几分钟后,雷海为骑着电动车回到家。灰色夹克配条西装裤,模样内敛,却蛮精神。

上午做好饭背完诗,雷海为就要出门给你们送外卖了

雷海为来自湖南邵阳市洞口县,37岁,如今是杭州某外卖平台的一名外卖小哥。

雷海为对诗词的兴趣,早在小学一年级就有了。小时候,父亲会把古诗词写出来,贴在厨房的墙上教他念,“那时候父亲希望我成为有文化涵养的人吧,将山川湖海藏于心中。”他说。

雷海为前后上过两所初中,两所高中,两所中专,期间频繁的转学,让他阴差阳错失掉了考上大学的机会。

“我小学、初中这两个阶段学习成绩还挺好的。初中毕业以后,姑妈打算我让先报到县里的高中,再转学去市里上高中,在老家读了一年后,因为户口的问题,转学转不了了。我心里落差非常大,没有心思学习,成绩一落千丈。”雷海为清楚记得中考的总成绩是641分,“我那时候感觉,在老家高中继续读下去的话,我考大学是一点信心都没的,学生时代,就是心态上太依赖周围的环境了。”

2001年,雷海为从娄底机电学校毕业之后,开始了十几年的打工生活,期间他做过电话销售、工地拖电缆的小工、马路推销员、服务员、传菜员、洗车工、保安……

2004年,雷海为到了上海一家礼品公司打工做销售。一个偶然的机会,他在书店里看到一本叫《诗词写作必读》的书,他买了下来,自学了诗词格律的道道,一下子对诗词的兴趣“上了好几个档次”。

那时候做礼品销售,时间上还有双休,比较充裕。雷海为每个星期都会去书店看书,专挑诗词书籍,“因为这方面的书籍太多,我虽然喜欢,也没法全都买下来,我就在书店背,回家再把诗默下来。如果有一两个字忘记了,下次去书店还得再对一遍。”

记录诗名的信纸已经发黄

那一年23岁,一个最容易贪玩的年纪,雷海为基本上是在读诗背诗中度过的。从那时起,他每背完一首诗都会把诗题写在纸上,至今已有1070多首,最开始的那一张纸已经旧得发黄,他还好好存着。

你打王者,我背诗

旺季月入八九千

只吃不过10块钱的小面

“乱花渐欲迷人眼,浅草才能没马蹄”、“山外青山楼外楼,西湖歌舞几时休”、“欲把西湖比西子,淡妆浓抹总相宜”......

古诗词里对于杭州的描写太好了,雷海为想一探究竟,2008年春节过后,他来了杭州。他做过电话销售、广告安装,2011年发现送快递收入不错,就转行成为快递小哥。

2015年开始,雷海为在做起了住店外卖小哥。大部分时间他都在店里待着,身上总是带着一本《唐诗三百首》。2017年起,雷海为成了外卖平台的一名兼职外卖员。

起床做早饭,连带把午饭一起做了

日常,他早晨8点起床做早饭,还连着把午饭一起做了。上午10点半到下午2点半,他都在送外卖。因为一块电瓶不够跑一天的,中午,他趁着回家换电瓶时,再把早晨做的热一热当中饭吃了。休息两个半小时后,他又要赶着晚高峰送餐。旺季时,月收入能到八九千,但别人家一份外卖四五十块钱,他不敢点,而是选择在附近小店吃碗不超过10块钱的小面。

记者回想起节目开播前刚加上雷海为微信的时候,当时大家并不知道他是80后。因为他回复的微信习惯说“您”,没有表情包。几天的情况了解下来,甚至还能从回微信的习惯猜测出他稍微有些死板的生活作息——

早上8点左右起床,这时候会打开手机回一下微信。

10点半左右开始工作,一直忙到晚上8点半,发的任何微信都不会回。

8点半到晚上11点,微信在线,11点以后准时睡觉。

见到这位“8题全对”的诗词达人的时候,我们把这个猜测告诉雷海为,他说“基本正确”。

因为这几天诗词大会播出,睡觉时间往后推了半小时,平常都是10点半准时睡觉。工作时间从10点半到下午2点半,回家换一个电瓶,把早上的饭热一下。休息2个小时以后,又要忙活到8点半。10点半到晚上8点半,微信是不会打开的。

他跟记者说,“喏,这是我最近在读的书,朋友送的,算是投其所好了哈哈。”

等餐时间的空隙,一群外卖小哥拿着手机玩王者、看直播,雷海为或捧着《唐诗》或拿着手机——背诗。

傍晚,雷海为赶着晚高峰出门了

“送餐这个工作每天都是重复嘛,商家那里取了餐,再送到顾客手里去。等的间隙总是有的,我也没有规定一天要背多少,但一天能背下一两首新诗,我就蛮开心的。”雷海为觉得,这算是自己的放松方式,爱好使然吧。

至今为止,他背下了1071首诗

《唐诗三百首》这本书和那几页发黄的写着诗题的纸,他从上海一直带到了杭州,念念不忘。

“所有人站起来为我鼓掌,

我第一次感受到掌声如潮”

爱好使然,雷海为关注到了《中国诗词大会》,第一季第二季没报上名,他把报名参加第三季节目看作2017年的奋斗目标,“第一次交报名资料上去,好像石沉大海了,没有回应。后来我看到报名通道还没关闭,又交了一次报名资料。”

去年10月14日,一个北京的电话打了进来。电话那头的选人组负责人,让他做了一次电话测试。

“这一季收到7万人的报名,节目组筛选出两万人进入电话面试。我们从前两季的题库里随机抽了20-50道题来考,他的正确率是85%,已经是很好的成绩了。”节目选人组组长任琳娜告诉记者。

去年11月7日,雷海为终于到了北京,参与节目录制。诗词大会上初见,他朴实安静,南京师范大学的郦波教授(评委)鼓励他“海阔天空,大有作为”时,许多人或不以为然。一关关闯过,淡定从容波澜不惊,留给观众的却是惊艳。

在第九期节目中,雷海为凭百人团第一杀出重围,再次面对个人追逐赛。

最后一题,“请根据所描述的线索说出一句诗:A.作者名气不大但诗句妇孺皆知;B.这句诗已用为七字成语;C.这句诗是作者在山洞读书时所作……”

“一寸光阴一寸金。”雷海为的话音刚落,新一期的擂主诞生了!

“当时整个现场的百人团都站起来为我鼓掌,感觉掌声如潮,经久不息。好像真的是自己站在海边,听着潮水一样。”雷海为回忆起来仍难掩兴奋,那是他第一次真真地感觉到,自己被那么多人认可。

“我觉得你所有在日晒雨淋,在风吹雨打当中的奔波和辛苦,你所有偷偷地躲在那书店里背下的诗句,在这一刻都绽放出了格外夺目的光彩。”董卿这样点评。

有女孩曾对他当众表白

他说,有儿女叫爸爸才是最大幸福

《中国诗词大会》播出以来,雷海为老家的乡亲朋友们陆续都看到了,并在微信群里把有他的节目都转了出来,给他点赞。

雷海为还不习惯面对这种关注度,很“官方”地回了一句:谢谢父老乡亲的关心支持......

刚录完节目时,雷海为先回了趟老家,父母听说儿子上央视,催他去相亲——37岁了,这个任务必须完成。其实,他并非没有这样的机会。

2013年,一次音乐雅集聚会时,一个女孩子当众向他表白。“在那样一个场合,她说她心里只有我,但是我却没有勇气去把握住。”说起这个,雷海为为自己的内敛感到一丝遗憾。

今年春节,他在老家相了两次亲,但没有后文,“她们可能觉得我不太愿意说话,不是阳光开朗型的,”过了会儿,他又说,“我觉得年龄是最主要的,是横亘在你和你喜欢的人之间最大的障碍。”

他喜欢金庸小说里的任盈盈,因为她“会弹琴,擅长音乐”,而他希望理想中的妻子,最好擅长一种民族乐器;他借用姜夔的一句词来形容他心中的美好婚姻生活:自作新词韵最娇,小红低唱我吹箫;他说,自己不是不婚主义,不结婚会寂寞一辈子,到了老年,有儿女叫爸爸才是最大的幸福。

回到杭州,日子照旧,似乎什么都没发生过

现在,雷海为已经回到杭州,送着外卖背着诗,似乎什么都没发生过。“最多可能别人觉得我取得了成绩,有种惊讶吧,知道我喜欢诗词,没想到我还能有点造诣。”

在雷海为的计划中,他将在今后给自己十多年的打工生涯画上句号,“我觉得在外面打工打一辈子,也是不可能的,还是必须要做一个长远的打算。”

至于什么打算,他说还没有考虑成熟,可能是回老家做养殖创业,“顺其自然吧”。

诗和远方,

不只是花前月下读书泼茶,

也不只是喝茶西餐举止优雅。

而是身处困顿和底层,

仍不忘抬头看柳梢的月,檐角的星。

你,还有什么理由不努力?

来源:人民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