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新闻人物 > 正文

10年过去了,他们还好吗?

微信图片_20180512081535

2008年5月12日,波及川、陕等地的汶川大地震发生。10年来,海内外各界人士无不牵挂着震区人们的悲欢离合。在众多地震亲历者中,当年那些逃过一劫的中小学生们,特别是那些被从废墟中救出或舍生忘死去救同学的孩子们,近况如何?

1

从“可乐男孩”到“可乐男人”

■ 薛枭  四川省成都市可口可乐博物馆  馆长

微信图片_20180512081448

板寸头、中等个、身材微胖,眼前已近而立之年的薛枭,早已不是少年时的青涩模样。只是他右臂空荡荡的袖管,似乎提醒着那段“难忘的岁月”。

“10年来,我也曾哭过、累趴过、抱怨过,但我始终没有放弃自己,遇到困难时都用乐观的态度挺过来,就像2008年在废墟里被埋一样,我没有一刻想过要放弃。”薛枭笑言。

孟凌霄摄

“   

也许在不少人的心目中,我最显著的两个标签还是10年前汶川大地震发生后那个喜感十足的“可乐男孩”与悲情的“断臂杨过”(金庸武侠小说中的人物——编者注)。如今10年悄然过去了,我早已从当年的那个口无遮拦的男孩蜕变成了成熟的“可乐男人”。不过还是请叫我薛枭为好。

2008年5月15日,被困80多个小时后,从四川省汉旺东汽中学的废墟中,我幸运地被消防武警救出。正要被送上救护车的一瞬间,我探头吃力地说:“叔叔,我要喝可乐,冰冻的哦。”现场的救援人员顿时被逗得哈哈大笑,连声点头答应。后来我才知道,就这么不经意一句年轻吃货单纯的心愿,竟然让我成了网红。许多网友热情点评说,这就是四川特色的幽默与欢乐,确实“麻辣鲜香”,是不可或缺的乐观向上的精神,给人带来了希望,冲淡了当时笼罩全国的悲伤气息。此后,我就多了一个美名:“可乐男孩”。

病榻上,手术刚成功结束的我惊喜地看到营救我的消防叔叔们兑现承诺,送来一大瓶冰冻的可口可乐。这帮帅哥,真够义气,真够爷们!

地震让我失去了右手,变成了“杨过”,却令我成长得更加坚强。我想,自己也要像杨过那样,乐观勇敢地生活、拼搏,还要成家立业,威名远扬。此后我渐渐习惯用一只左手应对生活、学习和工作的挑战,包括有点技术含量的系鞋带、敲电脑、玩手机和削水果在内的本领,最后都自如地掌握了,并且一如往昔地保持乐观向上的精气神。

2009年7月,我被上海财经大学金融与经济专业免试录取。2013年4月中旬,我有幸去了上海可口可乐(中国)总部财务岗位实习。我很珍惜和感谢可口可乐公司为我提供的工作岗位。虽然上海是个“机会之都”,但家乡承载了我太多关于生死爱恨的沉甸甸、湿漉漉的回忆,毕竟那是生我养我的故土家园。上班一个月后,我就向公司提出申请回成都工作。

后来,我成了可口可乐成都博物馆馆长。馆内陈列着可口可乐从1886年诞生至今的经典流派代表作以及可口可乐的历史大事件。我每天接待来自各地的参观者,为他们提供讲解服务。这让我有幸接触到外面的世界,特别喜欢听来访者们分享那些有趣的人和事。

如今,一如既往的乐观让我继续笑对工作和生活。我希望未来能够甘于平凡,但不甘平凡中的沉沦,而是在平淡之中,多一些梦想和希望。

王永安整理

2

圆了护士梦

■ 杨  琳  浙江省人民医院康复科  护士

微信图片_20180512081454

杨琳(左)在工作中

史 俊摄

2008年5月12日一阵天摇地动,我所在的四川省都江堰聚源中学瞬间变成废墟。危急之中,当时14岁的我,成功把两名同学推到安全地带,自己却被余震中滚落的石头砸中,动弹不得,全身多处受伤。很庆幸,我被赶来救援的消防官兵发现,紧急送往医院救治。当我在病床上得知班主任和两名同学遇难、全班大半同学受伤的消息后,泪水把枕巾都湿透了。

在许多人心中,从2008年开始,“5·12”就成了汶川地震的惨痛代名词,是多年之后也抹不去的沉痛记忆。其实每年5月12日还有另一层涵义,即国际护士节。从那场地震中重获新生的我,如今成为一名白衣天使,用自己的爱心去关心救护更多的人。

5月31日,我作为第一批到浙江的伤员,被转送到浙江省人民医院接受了一个多月的治疗康复。回四川后,我经常挂念朝夕相处为我治疗的医生护士,经常电话短信联系。从那时起,我心中萌发了当医护人员的梦想,希望自己也能救死扶伤,给人温暖与希望。后来我考上了四川泸州医学院护理大专,离自己的白衣天使梦又迈近一步。

2014年5月,进入实习期的我第一想法是想到浙江省人民医院。我知道大医院一般没有接收个别、尤其省外护士实习的先例,但很幸运,医院破例爽快接纳了我。实习期间,为节省房租等开支,我住在北郊,每天早出晚归,疲惫不堪,身体消瘦。许多医生无私帮助我,我也常常用当年的抗震救灾精神鞭策鼓励提升自己。

由于热爱医护职业、品学兼优,2014年,我成为浙江省人民医院康复科的一名护士。从最初的腼腆,遇到病人情绪急躁等突发情况,我都会委屈地掉泪,到现在应对自如、游刃有余,我和病人建立了良好关系。他们很关心我,经常鼓励我。现在我成家了,依然勤恳工作,努力学习钻研业务,攻读专升本,参加考试和培训,不断提高自己,为的是用实际行动回馈浙江人民,书写新的人生。

范飞整理

3

警官诞生记

■ 贾孝龙 云南 昆明公安消防部队高等专科学校 学员

微信图片_20180512081459

贾孝龙在工作中

任 磊摄

汶川“5·12”大地震发生时,我是四川省都江堰市的一名16岁学生。当时和同学们一起被老师紧急疏散跑出了教室,可没跑多远,眼前突然一片漆黑。不知过了多久,我才醒过来,发现被困在废墟围成的一个小空间里,于是四周摸索,开始自救。我连挖带刨,最终爬出废墟,但见烟尘弥漫,满目残垣断壁,周围是四处奔跑的人群和凄厉绝望的痛哭叫喊声。一个个躺在担架上的遇难者和伤者被陆续抬向外走。一番思维搏斗后,我没去操场避难,就地参与救援。

2008年5月14日,我从医院治疗伤情回来,走在都江堰街头,到处是身着各色迷彩服的军人,满脸憔悴满身疲惫,依然奔波忙碌一心救人。身为“兵迷”的我被感动得热泪盈眶,崇敬之情油然而生。

2009年征兵季,高中未毕业的我突然萌生当兵念头。父母支持我的选择,年底我如愿成为一名武警消防员。一直到2016年,我在北京市海淀区消防中队双榆树支队服役,参加过4000多场抢险救灾、应急处突,荣立三等功数次,成了一名公认的“兵王”。几年中,我多次在火海中与死神共舞。家人和朋友时常关心我的工作,可我总是或讲个冷笑话,或岔开话题。

2016年,北京北太平庄街道发生煤气爆炸,这是我职业生涯中最刻骨铭心的一次经历,差点儿英勇就义。当时火场里有几名受困群众,我第一个冲进去救他们。尽管穿着厚厚的战斗服,但我仍感觉自己都快要被烤化了,事后还有几分后怕。那时我常跟战友们开玩笑说,我要退居二线,专门负责在后面供水,让他们上。可每次任务真正来临,我一定冲在最前面。

10年时光弹指一挥间!能幸存活下来,进入部队锻炼成长,是我人生的大幸运。2016年9月,我被保送到昆明公安消防学校学习。下个月,我将从这里整装待发,以武警军官的身份,再度奔赴消防抢险救灾一线,续写军旅荣光。

黄自宏整理

4

想做主持人

■ 阳玉洁  四川  成都某新媒体公司  大四实习生

微信图片_20180512081504

阳光女孩阳玉洁

马克想摄

我出生在一个普通工薪家庭,有个弟弟。我从小就自立坚强,一直努力比别人做得更好。“5·12”地震发生前的我,是四川省彭州市白鹿镇九年制学校六年级小学生,担任学校“校园广播之声”的播音员。在同学眼中,我是个急躁泼辣、大大咧咧、一头短发、不爱穿裙子的“假小子”。

下午2时28分地震来临时,我正坐在教室后门旁的位置,听到老师喊“同学们快跑”,就一溜烟冲出去,但顿时感觉不妥:同学们都还没下来。我赶紧折回去,见同桌男生被吓傻了,赶紧拉着他就跑。由于一直雷厉风行,我从一年级开始就是班干部,同学们平时也听我话。我渐渐镇静下来,开始帮老师组织转移同学,直到傍晚,全班同学整齐站在操场上。当时我也顾不上怕,但一个月后,我从后面窗户翻进教室找东西时,看到被拉扯变形的墙体、粉碎的桌椅板凳、散落的文具盒、发夹、零食和外套,桌角和地上血迹斑斑,才感到害怕——如果当时迟疑了,我真有可能被永远埋在这里了。

转过年,我第一次去北川地震遗址祭奠遇难者。当我向废墟鞠躬致敬默哀时,百感交集。从那时起,我对生命有了由衷的敬畏与珍惜。上了初中,我就学着在社区兼职做慈善公益。相比在地震中不幸离世的人们,能够继续健康坚强快乐地活着,本身就是一种荣幸。至少我们还有梦可以去追,有无数的明天可以去憧憬规划,甚至能够哭笑打闹。

10年中,我从一个“假小子”进化成了长发飘飘、皮肤白皙的女生,上大学后有了男朋友,性格渐渐温柔起来。我把昔日难忘的经历当作一种责任来激励鞭策自己,不断感恩奋进、回报社会。

如今我22岁了,是一名大四学生,目前在成都一家新媒体公司实习,学做品牌运营工作。我希望毕业后能做一名主持人,传播身边的正能量。这也是10年来我一直怀抱在心的梦想。

来源:海外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