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新闻人物 > 正文

“记忆都是潮湿的” 刘以鬯绝笔

i_805x567_018332566_副本

■意识流小说大师刘以鬯,不敌病魔与世长辞。

星岛环球网消息:《星岛日报》报道, 被誉为“文坛教父”的香港著名作家刘以鬯,前日于东区医院辞世,终年九十九岁。刘以鬯一生致力创作与众不同的作品,出版作品多达四十多部,即使在九十二岁高龄时仍埋首创作,当中中国首部意识流小说《酒徒》,以及用双线并行手法写作的《对倒》,更被改编成电影《花样年华》及《2046》。各界对一代文坛巨匠殒落深表哀悼,形容他的离世是文化界一大损失,其家人将在稍后公布丧礼及追思会安排。

岭南大学中文系副教授黄淑娴日前在社交网站贴文,表示香港著名作家刘以鬯前日下午二时二十五分于东区医院在家人陪伴下安详辞世,享年九十九岁。据悉,由于刘以鬯的家人仍在处理相关手续,有关丧礼或追思会的安排会在稍后公布。

刘以鬯原名刘同绎,一九一八年十二月七日生于上海,祖籍浙江镇海,早在十七岁时已创作第一部小说《流亡的安娜.芙洛斯基》。四八年移居本港,曾在香港担任《星岛晚报》、《香港时报》、《快报》等报刊编辑,亦曾创办月刊《香港文学》,担任总编辑至二○○○年。刘曾言将写作视为终身事业,自己写作原则须“与众不同”,过去著作包括《酒徒》、《对倒》、《寺内》、《岛与半岛》、《一九九七》、《春雨》等,出版作品多达四十多部,被誉为本港“文坛教父”,即使在九十二岁高龄时仍埋首创作,撰写以电车为题的小说,由西港城至筲箕湾为背景的故事。

其著作《酒徒》更被誉为中国首部意识流小说,内容讲述主角在香港社会无法实践文艺梦,最终要卖文维生及借酒消愁,文中一句“所有的记忆都是潮湿的”最为人熟悉;而《对倒》则讲述分别来自香港及上海的两名主角,在街上看到相同事物却有不同的联想。两部作品分别于一九六二年及一九七二年于《星岛晚报》转载,刘以鬯曾解释,当年其他报馆均有自己的前设,惟《星岛晚报》可接受创新文学。

以双线并行手法写作的《对倒》及意识流长篇小说《酒徒》亦被拍摄为电影,导演王家卫曾表示受《对倒》启发,拍摄成电影《花样年华》及《2046》,演员梁朝伟饰演在报馆工作的角色,亦参照刘以鬯的经历;而资深影评人黄国兆亦于二○一○年将《酒徒》改编成电影。

刘以鬯于二○○一年获香港特区政府颁发授铜紫荆星章,表扬他在文坛的成就,以及他致力推广香港文学艺术的贡献,亦分别曾获香港书展及文学节、香港艺术发展局颁发“年度文学作家”及“杰出艺术贡献奖”。

民政事务局局长刘江华昨日表示,对刘以鬯离世表示深切哀悼,并向他的家人致以最深切的慰问,“刘以鬯教授一生推动香港文学艺术,是香港的文学泰斗,其贡献惠及多代香港作家。他的离世是文化界一大损失,我们永远怀念他。”

岭南大学对刘以鬯离世深感痛惜,向刘的家人送上最深切的慰问。发言人形容,刘以鬯是香港文坛巨擘,致力提携后进培养本地文学创作人才,对推动香港文化的发展贡献良多,“刘教授的离世不但是文学界的损失,也是岭南大家庭的损失。”

相关阅读
关键词: 绝笔 记忆 刘以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