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新闻人物 > 正文

追忆吴广崖老师:斯人已逝,幽思长存

文字整理/郝浩宇

图/郑迅、袁虹衡

2020年的春天,悲痛再一次来袭。4月19日,资深体育记者、羊城晚报社体育编辑部副总监吴广崖因病去世,永远地离开了我们。

作为资深体育记者,吴老师数十年来笔耕不辍,留下了无数经典报道;作为可亲可敬的师长,吴老师的职业精神是后辈们的表率。

体育新闻界的同行、友人纷纷通过文字寄托哀思,饱含悲痛向吴老师告别,一笔一划无不浸满对吴老师的思念,情真意切。

斯人已逝,幽思长存。我们收集、整理部分文字刊于羊城派,以表达对吴老师的敬意。

吴广崖老师千古!

全国晚报体育新闻学会:

惊悉吴广崖同志因病不幸辞世,我会全体同仁深感震惊与悲痛。

吴广崖同志系全国晚报体育新闻学会副会长。多年来,他一直全力支持学会工作,积极参与学会组织的各项活动,起到了表率带头作用。他为人坦诚热情,做事认真踏实,其专业素养、人格品质在全国晚报体育新闻学会乃至中国体育新闻界有口皆碑。

 

吴广崖(前排左四)参加2020全国晚报协会体育新闻学会年会

吴广崖同志的猝然离世,是全国晚报体育新闻学会、也是中国体育新闻事业的一大损失。

在此,我们谨向贵部、贵报吴广崖同志的逝世致以深切哀悼,请向吴广崖同志的亲属转达我们的痛惜之情与慰问之意。

吴广崖同志一路走好!

《羊城晚报》周方平:

广崖兄走得太突然,以至在写这篇文章的时候,我仍然无法相信这个事实。

周一开部门业务会时,不知谁喊了句“开会了!”抬头望,您的位置空荡荡,顿时一阵失落。本该是您大吼一声“走”,一帮同事跟着手拿一大缸茶水的您“浩浩荡荡”地走向会议室,但这天静得可怕。

此前14小时,您还在部门群里提醒翌日版面编辑的安排;再往前一天,您一下子就发了三条高尔夫稿件……您应该与往日一样,坐在我们当中讨论、谈笑的啊!

 

吴广崖生前所编最后一个版面以及数篇稿件(4月19日羊城晚报)

很难接受这个事实,是因为一直觉得您在体育部的同事里是最活跃、最阳光、最爱运动的一位,也是身体最健壮的一位。共事近20年,几乎从未听说您因病缺勤,平时连感冒都不常见。从专业运动员“换道”体育记者,您的标签一直是“运动达人”“乐天达观”,还一直坚持锻炼,怎么会说走就走呢?

 

吴广崖投篮

我与广崖的年龄相差不算大,但入体育新闻这一行却晚得多。到体育部的翌年,我被派往日本采访韩日世界杯,重点栏目——“手记”,该如何把握个体感受与客观事实之间的度,是当时的写作难题。写了几天后,我收到一些批评的信息。

正在为难之际,您专门打来国际长途电话,作为资深的体育老记却没有一句批评,而是一直在说如果是自己,该怎么写,以最平和、让人最能接受的方式提出意见和建议。回头看,这些经验都极为受用。

广崖兄最令我佩服的是他的交友能力。2004年,我随团采访雅典奥运会,当时广崖兄既是我们羊城晚报采访组的组长,也是全国晚报体育新闻学会采访团的副团长,还要管理采访团的邮箱、服务各位老记的食宿住行,可谓一人身兼数职。

 

全国晚报雅典奥运报道团部分记者在主会场前合影(左四为吴广崖,右一为袁虹衡,左一为周方平)

即便如此忙碌,您依然在自己负责的领域写出数条颇为轰动的独家新闻,包括专访中国乒乓球队总教练蔡振华、人物专稿《王皓你应当笑》等重头稿件。事后“讨秘笈”,您只是呵呵一笑,“无他,都是我哥儿们”。

 

2004雅典奥运会,吴广崖(右)在中国代表团团部采访蔡振华(中)

您走的那个晚上,我一直无法入睡,脑海里如过电影一般闪回着共事这些年的点点滴滴。记得有一次您出差回来,说飞机遇到极大的气流,机上很多人几乎想写遗嘱了。问怕不怕,您大笑着说:“不怕!这一辈子,什么都经历过,还有什么好遗憾的?”

乐生顺死,您的豁达,我记住了。

全国晚报体育新闻学会前会长吕会民:

刚刚惊悉广崖病逝噩耗,哀哉,痛哉!交往三十余载,往事历历在目,音容笑貌依旧,一切恍如昨日。人生无常,愿逝者一路走好。

全国晚报体育新闻学会会长袁虹衡:

心如刀绞,泪流满面!

董思君:

4天前的一次通话竟成诀别……人生脆弱,生命无常啊!老兄,天堂无痛,一路走好!

杨杰:

太突然了,生命无常……各位老师、前辈多注意身体!广崖兄长,一路走好!

郑迅:

惊闻吴广崖因突发心梗离世……太突然了!不相信啊!希望他一路走好!

《羊城晚报》徐扬扬:

骤然听到“广崖昨晚走了”,我顿时如五雷轰顶,整个人傻站着,良久无语,像丢了魂似的。与广崖交往的无数片断,不停在脑海里闪回......

 

1990年,羊城晚报北京亚运会采访组留影(右起 :郑迅 、吴广崖 、苏少泉 、罗耘 、周志伟)

广崖是羊城晚报的老员工,去年报社为服务三十年以上的员工颁奖,他榜上有名。在我入职羊城晚报之前,他的大名就已如雷贯耳;成为同事后,他给我留下的第一印象是聪明,突出的表现是会“玩”,而且是玩啥成啥。

斯诺克刚刚在国内流行,他很快就跻身业余高手行列;不久,他又改玩保龄球,照样是省内记者圈里数得着的高手;其后他又现身高尔夫球场,很快就拿回一张球会发的“一杆进洞”证书,并将复印件贴在办公室里。

 

吴广崖和高尔夫球巨星科林·蒙哥马利(右)、格雷·佩文

有调皮的同事在“一”字中间添加了一竖,变成“十杆进洞”。他见后也不恼怒,只是哈哈大笑。毕竟,广崖是曾入选省队的专业乒乓球运动员,多年的苦练造就了出众的身体协调性、灵活性和高智商。

广崖能玩会玩,但并不影响他的工作态度和业绩,因为他属于既能尽情玩、又能拼命干的那类人。在采访的主项乒乓球、高尔夫等项目上,他曾写出多篇获奖好稿。

 

1995年天津,吴广崖(左一)采访著名乒乓球选手焦志敏 、安宰亨(右)

比如其中一篇荣获国家级好新闻奖的特写,广崖只用寥寥几笔细节描写,就生动地刻画出一位加入外籍的前国兵女将的内心——高傲外表下的空虚寂寞和离群孤雁的凄凉,展现得淋漓尽致。

这一切,不仅源于敏锐的新闻触觉和细致入微的观察,更源于他与采访对象建立长期良好关系的出众能力。广崖与乒乓球圈交往之深,在行内颇为出名。多年前,羊城晚报搞活动,广崖将几乎整支中国乒乓球队拉来加油。那一天,办公楼里可谓群星荟萃、熠熠生辉。

 

1995年天津,吴广崖(左一)与乒乓球世界冠军王涛(中)合影

广崖走了!走得那样突然。老同事、老邻居梁劲松感慨地说:“凌晨握他的手,说是走了,却还是热的,很奇怪,那种手感一直萦绕到现在。”我也有类似感受,似乎他仍与我们在一起,从未走远。

与广崖相识25年,他是我的同事、领导,也是伙伴、兄长;如今唯愿“夜来携手梦同游”。

广崖,一路走好!

来源:羊城晚报

相关阅读
关键词: 吴广崖 广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