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新闻人物 > 正文

一件T恤反复穿的他,成了亚洲新首富背后的男人

微信图片_20200424114442

亚洲首富再次易主。

在Facebook收购Jio Platforms 9.9%股权消息的催化下,其母公司信实工业集团(Reliance Industries)股价周三上涨10%,集团实控人穆克什 · 安巴尼(Mukesh Ambani)财富因此增长约47亿美元至492亿美元,以32亿美元的差距超过马云问鼎亚洲首富。

这也是继2017年9月、2018年7月之后,安巴尼第三次挤下马云重夺亚洲首富宝座。而早在2007年10月和2012年3月,安巴尼也曾摘得过亚洲首富称号。 

这位三次打败马云的亚洲首富是什么来头?

新晋亚洲首富跌宕的2020

虽然此次问鼎主要原因是股价冲高的短暂刺激,但安巴尼的日常,也确实“壕无人性”。

他令人咋舌的奢侈生活曾多次见诸新闻头条:

花费7年时间为自己建造价值10亿美元的全球最贵豪宅“安蒂拉”,楼高27层,有9部电梯,160个停车位,内部设3个直升机停机坪;

雇佣共计600名仆人、保安、管理人员维持豪宅的正常运作和保洁工作,仅电费一项每月消耗就高达700万卢比(合70多万元人民币);

2018年12月,为了给女儿操办婚礼,仅迎接宾客就调动了200架飞机和1000辆豪车,更出手2000万美金(约1.3亿人民币)请女儿偶像碧昂丝担任婚礼当天鸡尾酒会表演嘉宾……

不过,虽然这不是安巴尼第一次坐上首富宝座,但恐怕是最意外的一次,因为对于这位已经63岁的富豪来说,2020年的开局着实艰难。

在集团层面,以石油和天然气为核心业务的信实工业集团的债务已经从2015财年的190亿美元跃升至2019财年的650亿美元,而安巴尼的目标是在2021年3月前将净债务归零。

为了实现这个目标,安巴尼去年8月告诉股东,他计划将集团炼油和石化业务20%的股份出售给沙特阿拉伯国家石油公司(Saudi Aramco),然而疫情的来袭以及原油需求的下滑,让该计划暂时搁浅。

在这样的背景下,该集团的股价较去年12月19日的历史高点一度下跌45%,随后从3月23日的低点反弹。胡润研究院4月6日发布的《疫情两个月后全球企业家财富变化特别报告》显示,在截至3月31日的两个月内,拥有全球最大炼油厂的安巴尼财富缩水达1290亿人民币,相当于每天损失20多亿人民币。

因此,对安巴尼来说,与Facebook的这笔交易来得颇为及时,毕竟用Facebook的现金来实现减债计划比与沙特阿拉伯国家石油公司彼此拉锯的谈判要容易得多。

Dolat资本市场分析师Himanshu Shah在一份研究报告中写道:“与Facebook的合作将使信实资讯通信公司(Reliance Jio)在产品和技术方面拥有显著的优势,从而将竞争对手远远地甩在身后,并在电信、支付、零售等领域抢占更大的市场份额。”

安巴尼的“电商梦”

和小札的“印度情结”

信实资讯通信公司是信实工业集团旗下一家成立三年半的全资子公司,拥有信实工业集团旗下包括Jio Infocomm在内的许多数字资产,该公司通过提供极低的数据价格,在短时间内占领了印度电信市场。

具体而言,此次与Facebook的合作将分为两部分开展。首先,Facebook将投资4357.4亿卢比收购Jio Platforms9.9%的股份;此外,信实旗下的Reliance retail和Jio Platforms还与Facebook旗下的即时通讯平台WhatsApp签署了合作协议,以发展该集团正在筹备的一家电子商务企业——JioMart。

Facebook首席营收官David Fischer和Facebook印度总经理Ajit Mohan在一份声明中表示,“通过将信实的小企业项目JioMart与WhatsApp结合起来,我们可以让人们在无缝衔接的移动体验中与企业建立联系、购物并最终下单。”

Khaitan & Co合伙人Sanjay Khan Nagra表示:“WhatsApp拥有技术和影响力,而信实资讯通信公司在印度各地的街角商店拥有庞大的关系网。这两家公司的合作将在支付领域形成强大的力量,使得其他公司难以与之竞争。”

显然,从中国黯然退场的Facebook首席执行官扎克伯格在印度嗅到了商机,此次收购也是这家社交网络巨头自2014年收购WhatsApp以来最大的一笔对外投资。

对Facebook来说,信实集团在印度的基础设施、对当地市场和零售网络的了解是一大吸引力, 更不用说信实集团在印度国家电力、石油勘探、金融、生物科技及电信领域等各大战略领域均积淀深厚。

“印度是Facebook和WhatsApp的最大用户社区,该国正处于一场巨大的数字转型中。”扎克伯格在Facebook上写道。据悉,Facebook在印度拥有约2.5亿用户,而WhatsApp拥有逾4亿用户。

而有了Facebook技术加持的信实工业集团更是如虎添翼,正在搭建从数字支付到电子商务全覆盖的商业版图。

一方面,信实工业集团可以利用WhatsApp的用户基础,扩大其平台的覆盖范围;另一方面,还可以利用其旗下Reliance retail的零售经验,降低其采购成本,使自身能够与线下和线上的玩家竞争,提高集成能力。

Axis Capital在22日发布的一份报告中表示:“这将帮助该集团成为亚马逊等在线电子商务巨头的强劲竞争对手,并进一步巩固其在印度零售业的领导地位。”

没想到,一件T恤反复穿的扎克伯格一顿操作,成为了阔绰奢豪的安巴尼背后的那个男人。

富豪迭代即是产业迭代

突如其来的新冠疫情,让传统零售业、能源业受到重创,而让线上业务、医疗领域萌生商机,世界富豪们的财富由此此消彼长。

根据胡润研究院4月6日发布的《疫情两个月后全球企业家财富变化特别报告》,全球百强企业家在截至3月31日的两个月内财富损失达2.6万亿人民币,蒸发了过去两年半所创造的财富。如“奢侈品之王”LVMH的伯纳德·阿诺特财富缩水最多,损失了约2000亿人民币,相当于每天损失30多亿,目前拥有5500亿人民币。

但也不乏有人异军突起,比如来自视频会议平台zoom的50岁袁征近两月财富增长最快,增长了77%,达到565亿人民币;医疗设备制造商迈瑞58岁的徐航近两月财富也增长了26%,达到950亿人民币。 

而无论富豪榜座次如何变化,首富变迁背后实则为产业的变迁,从石油到地产到互联网,富商迭代背后是产业的迭代。地产公司万达集团董事长王健林的儿子王思聪拿着5个亿进入电竞、直播、综艺,就是一鲜活印证。

小米科技创始人雷军说,站在风口,猪都能飞起来。而当已经完成资本原始积累的富豪站在风口,他们的资产就会飞起来,安巴尼也一直在为将自己的能源企业集团重塑为印度电子商务巨头铺路。

印度是仅次于中国的第二大互联网市场。根据咨询公司普华永道(PwC)的数据,到2022年,印度的互联网用户数量将增至约8.5亿人,面对如此巨大的市场,嗅觉灵敏的安巴尼自然要抢占先机。

早在2018年7月的年度股东大会上,不断尝试把实体和数字零售相结合的安巴尼就高调宣布要进军电商行业,打造印度版淘宝。去年8月,安巴尼对股东表示,未来几年,包括零售在内的新业务可能占信实工业利润的50%,目前这一比例大约为32%。

“我们想要更宽、更快、更超前,最重要的是,要思考我们能为印度未来做什么,我们所有人的这一热情永不消退。”安巴尼曾野心勃勃的说道。

据悉,信实集团去年早些时候与微软签署了一项长期合作协议,将推出新的云数据中心。根据协议,微软将为信实的数据网络引入微软的公用云端服务(Azure Cloud),为信实的小型企业用户搭建云技术基础设施。

来源:国是直通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