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新闻人物 > 正文

李国庆抢公章,当当两度回应!夺权大戏细节首曝光

当当网李国庆夫妇夺权再起波澜!

4月26日,李国庆宣布已当选当当网董事长和总经理,“依法”接管当当,俞渝无权在当当公司行使任何职权。但当当网随后声明称:李国庆抢走公章,已经报警,公章即日作废。目前公司掌握在俞渝手中。

QQ图片20200427094604

李国庆资料图。中新网记者 李金磊 摄

李国庆带大汉“抢公章”,宣称接管当当

有消息称,当当网联合创始人李国庆率几名大汉上门抢当当网公章,并发布《告当当全体员工书》称,已于4月24日依法召开临时股东会,李国庆当选董事长与总经理,全面接管公司。

李国庆在《告当当全体员工书》中声称,原本希望用司法诉讼的方式妥善解决与俞渝女士的纠纷,但面对公司严重不利局面及大量员工被开除的情况,痛下决心重新接掌当当网。

《告员工书》称,已于2020年4月24日召开临时股东会,并作出决议:公司依法成立董事会。同日,公司依法召开了第一届董事会第一次会议,选举李国庆为董事长和总经理。

《告员工书》称,自2020年4月24日起,俞渝不再担任当当公司执行董事、法定代表人及总经理。俞渝无权在当当公司行使任何职权,无权向当当员工发出任何指示,无权代表当当公司对外作出任何意思表示或者行为。李国庆有权依法全面接管公司。

《告员工书》还宣布了三个安抚人心的决定:一是自2020年2月1日始至今,以“开除、辞退、优化”等方式的人事流程全部终止,已被单方面辞退的员工,可与公司协商,协商一致重新签署劳动合同返岗。二是公司拟以2019年度税后净利润30%进行股东分红;三是公司各部门保持不变,保障各项业务正常运行。

对此,李国庆回应中新网记者称:“依法接管当当,太忙了,不接受采访。”

QQ图片20200427094606

李国庆微信回应记者询问。

当当网称已报警,公章作废

当当网26日发布声明称,4月26日上午9时34分,李国庆伙同5人,闯入当当网办公区,抢走几十枚公章、财务章,公司已经报警。公章、财务章、财务部门章即日作废。

声明称,当当网以及关联公司公章、财务专用章失控期间,任何人使用该公章、财务专用章签订的任何合同、协议以及具有合同性质的文件或其他任何书面文件,公司将不予承认。公章、财务章、财务部门章即日作废。

4月26日深夜,当当网再发声明以及内部信回应李国庆抢当当公章一事,声明称,今天早晨,李国庆带着4个穿黑衣的人,突入闯入当当办公区,现场保安阻拦不及,李国庆动手抢走几十枚公章、财务章,留下自己事先写好的“收据”,在公司前台张贴了《告当当网全体员工书》。当当网已经对李国庆的野蛮行为,采取法律行动。李国庆去年起诉离婚,婚姻诉讼还在进行当中,从摔杯到微博,从要求借款到今天闯入,李国庆一直在制造事端。

同时,当当网认为,李国庆在2020年4月24日召开的临时股东会,俞渝本人、当当网其他管理层股东,没人知道这个“股东会”的召开。《公司法》第43条规定,修改公司章程必须有公司2/3表决权以上股东通过。当当网一直存在有效的章程,执行董事为俞渝。李国庆的决议所说事项,涉及修改章程,表决权不足2/3,因此“决议”无效。

QQ图片20200427094608

李国庆《早晚读书》节目视频截图

当当副总裁喊话李国庆:离当当越远越好

在26日晚的电话会议中,当当副总裁阚敏回应说,李国庆当时带来了秘书,他的秘书经常在公司盖章,非常清楚公章在哪里以及什么时间段会使用公章。“期间没有任何说辞。为什么这么容易拿走?李国庆毕竟是公司过去的老板,员工对他还是有点顾忌。”

阚敏称,目前公司掌握在俞渝手中,俞渝持股52.23%,李国庆持股22.38%,他们的孩子持股18.65%(由父母代持),两个管理层合伙企业持股3.58%、2.93%。

阚敏表示,李国庆接管当当是私自越权,是违法的。李国庆的公告提到召开所谓的临时股东会,但公司的股东没有收到任何通知,也没有参与,他是与几个离职员工召开的。

阚敏称,目前李国庆在当当网不担任任何职务。当当网强烈谴责并督促李国庆立即纠正违法行为,并归还公章。目前公司经营照常,已经挂失公章,正在补办。

对于李国庆指责当当网不分红和裁员的问题,阚敏回应称,由于电商行业的竞争非常激烈,因此当当网没有进行分红很合理,“我们作为公司的骨干员工也不希望看到分红而削弱公司的现金流。目前当当网没有裁员。”

“俞渝也觉得这事很荒唐!”阚敏表示,目前最想对李国庆说的一句话是:离当当越远越好!

QQ图片20200427094610

当当网联合创始人俞渝。

李国庆靠“抢公章”能赢得当当网管理权吗?

“抢公章”接管公司的做法,是否具有法律效力,能否能赢得管理权之争?

多位接受中新社记者采访的法律专家表示,要看股东会和董事会是否符合法律规定,如果符合法律规定,李国庆可以就此接管当当网,成为实际控制人。但任何情况下,也不鼓励通过“抢公章”的方式争夺控制权。

北京盈科(西安)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资深公司法律师张莹向中新社记者表示,如果李国庆的股东会召开的程序合法、决议合法,成立的董事会也合法,那就有可能出台合法的文书,要求将公司的公章、财务章交由李国庆管理。只有手续合法,这种接管行为才合法有效。

“我曾多次见证过这种有效的接管方式。”张莹表示,接管公司是否有效主要看前期的安排部署是否合法。

中国政法大学经济法学副教授吴景明认为,公章是对外代表公司担保以及开展业务的重要载体。掌握公章的一般是法定代表人,或其授权的人。但法定代表人的产生必须由合法的股东会或者董事会选举产生,不是谁占有公章就有公司的管理权。

吴景明告诉中新社记者,当当网作为有限责任公司,根据相关规定,法定代表人的选举可以通过股东投票或者出资比例决定,即“股权多数决”。

企查查公开信息显示,北京当当网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是由北京当当科文电子商务有限公司100%持股,而俞渝持有北京当当科文电子商务有限公司64.2%的股份,李国庆持有27.51%的股份。

在持股比例差距较大的情况下,李国庆能够组织召开合法有效的董事会“罢免”俞渝,夺回控制权吗?

吴景明认为,还要看当当网的《公司章程》如何规定。如果当当网《公司章程》不是以股权多少来决定法定代表人,李国庆还是有接管公司的可能。

张莹亦表示,有限责任公司股份占比和投票权不一定对等,如果北京当当科文电子商务公司的投票权不是按持股比例确定,李国庆的操作就有可能成功,因为有限责任公司不像股份有限公司规定的同股必须同权。

但中央财经大学副教授缪因知对此持有不同看法,尽管此次股东会的具体信息尚不为人知,但一般来说,李国庆的操作法律效力不大,胜算也不大。

缪因知告诉中新社记者,按照相关法律,李国庆这样代表十分之一以上表决权的股东的确有权要求公司召开临时股东会,但股东会应该由执行董事召集,执行董事不能履行或者不履行这一职责的,由监事会召集和主持;监事会不召集和主持的,才轮到代表十分之一以上表决权的股东自行召集和主持。所以,如果李国庆要求俞渝召集,后者在合理期间内未予以回应,监事会也不愿接棒,李国庆才能召集会议,否则就是违法。

综合来看,李国庆靠“抢公章”能否赢得当当网管理权,还要看当当网的《公司章程》以及其组织的股东会是否合法。

缪因知也表示,虽然创始人公司“被夺”的愤怒心情可以理解,但这种公司控制权的“反夺”方式在法律上的胜算不大,也绝不有利于本人和公司形象。

翻脸时间线:从创业夫妻到反目成仇

在此次夺权之前,李国庆已经离开当当,此次以抢公章的方式回归,令人意外。

2019年2月20日,李国庆发表《离开当当创办书友会的公开信》,表示自己正式辞职,愉快“出走”,开始全新的行程。

随后当当公告称,2019年1月开始,李国庆不再担任当当网的任何职务,仍是公司股东。董事长俞渝女士兼任公司 CEO,当当网的日常管理决策由俞渝带领公司高管完成。

不过,很少人注意到,李国庆公开信所说的愉快“出走”是带着双引号的,这也为后来矛盾的爆发埋下了伏笔。

2019年10月份,李国庆现身接受采访,自曝被老婆逼宫出局的大戏,采访中起身怒摔水杯,这一摔也让李国庆迅速登上热搜。

QQ图片20200427094615

来源:腾讯视频截图

在另一档节目中,李国庆还自曝被“驱逐”三步曲:股权变更、逼走副总、再加“逼宫信”,直呼自己“整个一傻白甜”,“把我卖了的协议我也签”。

2019年10月11日,李国庆发微博确认:“目前我与俞渝已经分居。从去年1月15日我接到俞渝的逼宫信,我就通知俞渝从此分居。这一年多来我创办了早晚读书,开启了我事业的第三春。”

此后双方彻底反目,互相爆料对方私生活“猛料”,引发轩然大波。

2019年11月29日,李国庆夫妇离婚案开庭。李国庆表示,此次开庭他的诉求是离婚和平分股权。当当方面表示,实际上股权在三年前已进行合法分割。

目前,李国庆夫妇离婚案仍在诉讼中。

当当网何去何从?

此次夺权事件,令吃瓜群众不胜唏嘘:昔日的恩爱创业夫妻怎会反目成仇?当当网又何去何从?

1996年,李国庆赴美考察时认识了在华尔街工作的俞渝,两人相见恨晚,认识不到半年就闪婚了。1999年,在中国互联网风起云涌之际,两人回国创立了当当网,做起了网上图书商城。

正如雷军那句话“站在风口上,猪都会飞”,抓住了风口的当当网很快成为中国网上第一大书店。2010年,当当网迎来了最高光时刻,其以中国B2C第一股的身份在美国上市,被称为“中国亚马逊”。上市首日,当当股价上涨到29.91美元,较发行价上涨86.94%,李国庆夫妇身价达到了10.074亿美元,合人民币约65亿元。

巅峰之后,往往意味着调整。

QQ图片20200427094617

资料图:当当网。

当当2010年还能盈利3080万元。但是在随后的三年中,低价战略以及扩充品类让当当陷入了连续亏损。财报显示,2011年、2012年、2013年,其净利润分别为-2.28亿元、-4.44亿元和-1.43亿元。

2014年,上市仅三年的当当,股价跌破了发行价。2016年9月,当当以5.56亿美元的市值进行了私有化退市,市值不足2010年上市时的四分之一。

期间,“夫妻店”弊端也不断显现。两人自己也多次公开反思“夫妻店”的不足。俞渝说:“假如我有选择,绝不会和我的老公一起创业。”李国庆也曾反思,夫妻创业苦不堪言,首先是管理上很难说服对方,造成决策和执行效率低,还会对生活造成损伤。

如今,昔日的“中国亚马逊”已经辉煌不再,当当的市场受到严重挤压,市场份额低得可怜。

根据Analysys易观发布的《中国网络零售B2C市场季度监测报告2019年第4季度》数据显示,市场份额方面,2019年第4季度,天猫占据市场份额63.6%,排名第一。京东市场份额为24.4%,排名第二。而当当的市场份额占比只有0.4%,不足1%。

辉煌已逝,不知道现在反目的李国庆和俞渝,是否在后悔24年前的那场邂逅。

来源:中国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