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新闻人物 > 正文

揭"病毒猎手":面临气溶胶传染风险 做梦都在数数

佩戴N95口罩,穿防护服,戴两层手套,套上隔离服、护目镜……昨天下午1时许,在北京同仁医院新冠病毒核酸检测实验室的休息区,检验医师曹晶晶熟练地做好层层防护,准备进入实验室。

曹晶晶检验医师

“我们一定要把样本排好,把样本量数清楚。”这几天,曹晶晶和同事们“做梦都在数数”。近日来,根据北京市疫情防控“应检尽检”和“愿检尽检”的要求,核酸检测需求大量增加,100、300、700、2000……从6月1日同仁医院核酸检测实验室投入使用至今,短短二十余天,实验室每日的检测量在检验科医护人员的不断磨合和优化中直线攀升。

每天,从接收样本开始,这些“病毒猎手”就已经进入高度紧张的状态了,接下来,他们要在负压的实验室里,不间断地工作4至6个小时。

实验室是负压实验室,保持温度16摄氏度。

与早班同事交接完工作后,曹晶晶和周宇进入实验室。推开门,实验室被分为三个区域:试剂准备区、标本处理区、扩增区。检验师们需要在一区配制好试剂,通过传递窗送至二区,在二区进行样本核酸提取,之后再送到扩增区进行基因扩增反应,等待检测结果……整个流程单向进行,确保检测人员安全。为了提升实验效率,两人分别带两组人进入不同的区域,由周宇负责配制反应试剂,曹晶晶负责处理样本,两项工作同时进行。

周宇检验技师和曹晶晶检验医师都是从业十多年以上的专业检测人员,在狭小的工作台默契配合快速操作。

在试剂准备区,周宇坐在超净工作台前,手持镊子和加样枪,将三种不同剂量的试剂从一管管试剂瓶中抽出、混合,精准加入96孔板……所有试剂配制完毕后,连同提取盒、加样枪等统一放到连通一区和二区的传递窗里。待一区的窗门关好后,位于二区的操作人员才可以打开另一侧的窗门,将试剂取出。

周宇检验技师。

检测试剂等经过传递窗单向传递。

在二区进行的提取加样环节,需要检测人员直接面对样本,在操作中会面临气溶胶传染的风险,是最关键也是最危险的一步,因此二区内检测人员必须严格三级防护,戴双层手套,在生物安全柜中操作。在“全副武装”以及“负压”的状态下,进行长时间、高强度的工作,对每个检测人员来说,都是一项不小的体力考验。

曹晶晶检验医师提前进入样本处理区,从冰箱里取出样本,准确编号、登记,一丝不苟。

为了快速、准确地对人群进行大面积筛选工作,同仁医院检验科采取“三人混检”,一次同时进行3份样本混合检测,如果混合样本出现阳性,再分别对“混检”的单一样本进行检测。因此,在核酸提取加样环节,检测人员需要先将所有样本进行双份样品标记,再每三个一组,加入到盛有核酸提取试剂的96孔板,每个孔细密排列,每个加样环节都以微升为单位,“每一步操作,都要投入三倍的耐心和忍受力,容不得一点马虎。”曹晶晶说。

曹晶晶检验医师将处理完成的样本放入PCR核酸扩增仪,之后经过1个半小时等待可以读取最终数据。

几个小时后,全部样本的核酸提取、与扩增检测试剂混合完毕,配置成 PCR 反应体系,再经传递窗到扩增区进行核酸扩增检测。扩增区内,3台扩增检测仪高速运转,电脑屏幕上,随着一条条内参曲线的出现,检测人员可以暂时放下悬着的心。“内参的出现,证明核酸检测实验正常进行,就可以从实验室出去,等待1个半小时后的检测结果了。”张明新是同仁医院检验科分子诊断组组长,他介绍说,“如果样本检测为阳性,便会有两项指标呈现出S形曲线;如果检测结果为阴性,结果显示为一条直线。”令大家感到欣慰的是,实验室检测过的所有样本中,并没出现过“曲线”。

走出实验室,脱掉身上的防护服,张明新这才感到疲惫,“在里面只想着把实验的整个流程做好,根本没感觉到身体不适,只有汗水流下来的时候不太方便,不能擦,只能侧着脸用眼睛的余光去看密密麻麻的试剂孔……”

病毒检测还在继续,“满负荷”核酸检测,机器不停,人员轮班换岗。同仁医院检验科所有医务人员将继续战斗,准确高效完成“排雷工作”,为抗击疫情提供强有力的医学诊断支持。

来源:北京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