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新闻人物 > 正文

刘亚楼:中国空军的骄傲

最初认识刘亚楼同志是1937年,那时我在延安抗大学习,他是教育长,经常给我们讲课,诸如中国近代史、游击战等。从那时起,他的身影就深深地印在了我的脑海里。他中等身材、衣着简朴;表里如一、不尚空谈;严于律己、长者风范。再次见到他是1950年,他已是空军司令员了。

1950年9月底,我奉命以华北军区独立第二〇九师师部及所属3个团部机关和勤务分队为基础,改建为空军驱逐第三旅,旅长方子翼,我由师长改任旅政委。11月7日,旅改为师,我任师政委。这一天,刘司令员来部队检查参加抗美援朝作战的准备工作,并面授作战任务。就在这天,我见到了他,虽然时隔十多年,但他的音容笑貌和风采依旧。由于时局紧张,这次见面没有更多的寒暄,目的就是一个:要求我们全力做好打仗准备。

别后不到一个月,12月2日,刘司令员专门陪同朱德总司令到我师视察,接见我师全体飞行员和营以上干部。朱总司令说:“我们把陆军里最好的干部、党员、团员调来建设空军,希望同志们好好学习,很快建设起空军来,以飞机来对付美帝国主义的飞机。全国人民、全军对你们抱有很大的希望。”接着,刘司令员在动员讲话中说:这次你们师尽管没有参战任务,但训练标准不能降低,要做好充分的准备,随时听从召唤。如果说第一次见面只是印象的话,那么,这次从他的脸上才真正看到什么叫心无旁骛的认真态度和战之必胜的坚定信念。

随着战事的深入,我与刘司令员又有过接触的机会,或当面,或电话,或会议,那一幕幕情景难以忘怀。1951年10月21日,空四师凯旋休整,我空三师开赴安东(今丹东)前线,只经过13天的战前直接准备,就开始升空作战。仅11月4日至10日,就与美国空军的小机群空战5次,击落击伤美机9架,而自己无一损失。10日晚,刘司令员宴请作战有功的指战员,大加赞赏初战就取得9:0的好成绩。不几日,我师又开始与美军大机群作战,战功赫赫。27日,刘司令员高兴地到机场看望我师的飞行员和地面勤务人员,先表扬大家打得好,尔后笑着问我和师长袁彬:“你们打得好,是不是比别人狡猾呀?”我回答道:“我们这个部队是以陆军的建制师调来组成的,飞行员多数来自陆军,多数是打过仗的,有作战经验,学会了驾驶新式飞机就如虎添翼,再加上政治动员搞得比较活跃扎实,飞行员作战情绪十分高涨,所以他们升空作战非常勇敢。甚至有‘靠技术打不下敌机,撞也要把敌机撞下来’的英雄气概和必胜信念。”刘司令员听后说:“对!在陆军基础上建设空军,强有力的思想政治工作,这就是我们的经验。”自我师参战以来,刘司令员还多次参加了空战战后讲评会,讲评作战中的优缺点,针对问题提出要在敢于斗争、敢于胜利的基础上,重点解决善于斗争、善于胜利的问题。他还给我师的指战员们讲解空战战术,指导他们初步总结出了编队作战、保持双机、争取4机,讲战术、讲指挥的作战经验。此后,我师又连续在几次大规模空战中给美国空军以重创。中国空军在朝鲜战场显现出来的战斗精神和集体力量,使美国空军参谋长范登堡惊呼:“共产党中国几乎一夜之间就变成了世界上主要空军强国之一。”

现在回过头来看,如果当时没有刘司令员的战略眼光和谆谆教诲,没有他的顶层设计和韬光养晦,如果因没有参战就忽视以临战姿态进行紧张有序的飞行训练,要想取得首战告捷和此后空战的胜利,是根本不可能的。

随后十多年里,我经常得到他的教诲,以至于后来我任空军政治委员时,依然以他的教导激励鞭策自己的学习和工作。事隔多年,我通过梳理和再认识,从心底感到,他是中国空军的骄傲,他的光辉业绩永存。

他提出了“要把思想政治建设放在首位”的凝聚人心的标准。早在航校建设之初,他在研究审定政治教育计划草案时提出:“培养人民空军战士的标准应该是:忠实于祖国,忠实于人民,忠实于共产党。具有高度的爱国主义和国际主义精神。研究掌握先进的航空业务知识与技术。具有政治坚定的、自觉遵守纪律的、集体主义的、革命英雄主义的、准确敏捷的作风。”这一标准,奠定了空军政治合格的基石。他自己特别讲政治、爱学习、树正气,自律意识强,坚决贯彻党指挥枪的原则,时时处处维护党中央、中央军委和毛泽东主席的权威,且立场坚定、旗帜鲜明、爱憎分明。

他独创了“三最一假如”的人才选拔方法。为了对干部知人善任,他在了解被考核对象的工作经历和对今后工作分配的愿望之后,把重点放在请你介绍所熟悉的其他干部的情况,而且总要问:“他最善于做什么工作?为什么?他在实际工作中最突出的成绩是什么?用什么方法做出来的?他最不会做什么工作?为什么不会做?”最后还要问:“假如你来提工作分配意见,他担任什么职务最合适?”这一考核了解干部的方法有其鲜明的特点,我在后来的工作中也仿效了此法,得到了事半功倍的效果。照此方法,不仅能了解干部的主要特长和已被实践证明了的才干,而且能掌握干部工作、生活情况;不仅能掌握干部的弱点,而且也能从“民意测验”中明白干部的适任职务。同时,还可以从中考察出被询问者的思想水平、分析能力和工作标准等情况,可谓一举多得。

他白手起家,建立了具有空军特色的“家规”“家法”。1949年11月11日,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军正式成立,要在一张张白纸上描绘新的蓝图。刘司令员日理万机、有条不紊地抓建设、立“家规”。空军初创时期使用的教材,基本上是照搬苏联空军的。为了建立一套科学的符合中国空军特色的条令教材,他遵照毛泽东主席“一定要搞出我们自己的战斗条令来”的指示,亲自担任空军条令教材编审小组组长,并亲自点将组成多个编写小组。他还多次坐镇杭州疗养院,专心致志于该项工作,历经5个春秋,终于形成了“以我为主”的条令教材系列,使空军部队、院校、机关各行各业工作有章可循,教学有本可依。又如,他对机关建设十分重视,提出了机关干部“宁缺勿滥”,切忌“滥竽充数”。还亲自为机关制定了一整套规章制度,特别强调军容风纪和礼节,细到在办公室不准大声喧哗,不准闲聊;走路要轻,不许穿带铁掌的鞋在走廊行走;关门要轻,不得乒乓作响,保持安静等。还如,在参谋的选拔上,他提出了“三看”指导原则。第一,看能不能写。写是参谋人员的基本要素,不会写文章,不懂作战文书的格式,最起码地说是不够称职。第二,看会不会办事。办事是个学问,其间透着灵性。会办事的人能想着法子办成事、办好事;不会办事的人,即便给你搭好桥,到头来还是把事交还给领导,附上一句“不给办”完事。第三,看会不会出谋划策。出谋划策是知识和经验的积累,是智慧和灵感碰出的火花。军队是要打仗的,战前、战中,有许多事情要运筹帷幄,高级领率机关的参谋人员如果不能为指挥员出谋划策是绝对不行的,等等。如今来看,尽管过去了几十年,但他的思想对空军的建设依然是万变未离其“宗”。

他身体力行,建立了空军雷厉风行、令行禁止的工作作风。可以说,这是刘司令员组建空军、建设空军、从严治军的灵魂。依靠这种精神,用了不到一年半的时间,就使人民空军脱颖而出,发展壮大。直到今天,这种“灵魂”依然作用于空军官兵,并化为大家的自觉行动。早在1949年12月24日,他在空直机关干部大会上,提出了机关干部作风培养的七条要求:一是加强政治生活和思想政治工作;二是积极负责;三是团结一致;四是多动脑筋,开动机器;五是彻底、准确、迅速;六是开展批评与自我批评;七是加强组织纪律性,多请示报告,反对无政府无纪律状态。不久,他又进一步提出“机关工作必须有预见性、彻底性、及时性,要提高工作效益”。这使空军机关的工作作风从组建开始就打下了一个良好的基础。当人民空军第一支航空兵部队第四混成旅成立时,他反复叮嘱旅领导说:“一定要把部队建设好,带出好作风。要抓紧训练,争取在最短时期内成为一支有战斗力的部队,过好‘打仗’这一关。”当第二支航空兵部队驱逐第三旅(后来的空三师)组建时,他仍然是这样要求我们。随着空军的发展壮大,他根据空军的特点,不仅把从严治军渗透到工作的方方面面,而且严格到空军领导机关。他把“保证安全”作为飞行训练方针的内容之一,响亮地提出了“高标准、严要求”“为飞行安全负责”“消灭严重事故,大大减少一般事故”等口号,要求空军上上下下都要严守规章,严肃纪律,积极与事故作斗争。不仅如此,刘司令员对身边工作人员的要求也极为严格,他的一身正气引领了领导机关风气。

他大兴理论研究之风,集中精力研究探讨重大问题。刘司令员提出的“在陆军基础上建设空军”的思想,为空军建设的加速度奠定了理论基础和行动指南,也是他对空军初建时期思想建设、政治建设的一个重大贡献,符合毛泽东主席“创造强大的人民空军,歼灭残敌,巩固国防”的题词精神。为了发展毛泽东主席“十大军事原则”和我军传统的作战经验,摸索总结一套管用的空战战法,他用两个月的时间在前线调研,与前指领导探讨空战战术问题。此间,参战部队每打一仗,他都要参加战斗讲评会,与飞行员一起研究作战的经验教训,并发动大家献计献策。深入的工作作风和严谨细致的科学态度,终于形成了“一域多层四四制”的空战战术原则,实现了志愿军空战战术从实践到理论再指导实践的飞跃。

他事必躬亲,开创了“领导就是服务”的先河。空军原副司令员何廷一对我说过:空军成立不久,为了给毛泽东主席选专机,刘司令员慎之又慎,亲自督办。那时,人民空军刚成立不久,加之运输机机型很少,仅有里-2和伊尔-14可供选择。从飞机的性能上讲,伊尔-14优于里-2,仅飞行速度就快120千米。但从飞行技术和机务保障上讲,空军还没有完全掌握它的性能。里-2虽然航速慢些,但已经受了考验,安全性能好。综合速度与安全因素,刘司令员果断拍板:“为了伟大领袖毛主席的安全,我们宁要安全,也不单求速度。”直到后来空军完全掌握了伊尔-14的性能,才将专机作了调整。还有一次,毛泽东主席的专机回京飞抵河北衡水上空时,遇到了危险天气。在塔台迎接的刘司令员得知后,快速跑下塔台,向已落地的第一架飞机上的同志询问航线上的情况后,一边做出特情处理方案,一边跑回塔台,拿过指挥员的话筒亲自指挥,直到专机平安落地。

他鞠躬尽瘁,把毕生精力奉献给了人民空军。为了不负党中央建设空军的重托,他日夜操劳,积劳成疾,先是肝硬化,后转化为癌症并恶化,不幸英年早逝,时年55岁。就在病重期间,他心里仍惦记着工作,相继提出了“要重视检查薄弱环节,反骄破满,经常揭露和重视缺点,千方百计把工作做好,反对形而上学、繁琐哲学,注重班子团结”等指导原则,奠定了空军建设求真务实、雷厉风行的思想基础和工作作风。

中国空军的革命化、现代化、正规化建设和跨越式发展,能取得世界瞩目的成就,有空军创始人刘亚楼同志的精神在作用,有他的思想在延续。

(作者:高厚良 曾任空军政治委员、开国少将)

原载:《福建党史月刊》2020年第10期

来源:中国共产党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