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足球 > 正文

史上最特殊的一个赛季 2020中超的“危”与“机”

史上最特殊的一个赛季 第一阶段呈现新的变化

2020中超的“危”与“机”

2020中超毫无疑问是中超史上最特殊的一个赛季。在新冠肺炎疫情的背景下,中超能够顺利开打就已经是最大的胜利。如果从职业足球本身的规律看,至今第一阶段赛程即将过半的中超还是呈现出一些新的变化。

竞争格局 绝对差距在缩小

今年中超采取了分区赛会制的赛制,从竞赛规律上已经很难用普通“联赛”的标准去考量。毕竟,过于密集的赛程以及长时间的封闭对所有球队的生理和心理都是一个严峻的挑战。

中超开赛以来,我们可以明显发现几个客观问题:各队因长时间的集训没有参加正式比赛,进入比赛状态普遍较慢;各队的核心外援因伤病或归队太迟,难以为球队提供最强战斗力;赛程密集加上受场地和天气的影响,球员不可避免地陆续受伤,各队主帅也必然要采取“轮换”战术。

上述问题导致本赛季中超在对抗激烈程度、攻防转换速度、“净比赛时间”等技术指标上与去年相比均有明显下降。因此,前6轮比赛我们基本很难看到战术含量较高的对决场面。前6轮共48场比赛,两球以上分胜负的场次仅有4场,绝大多数比赛都是在两球以内分出胜负。

从目前A、B两组的积分形势来看,传统的“BIG4”广州恒大、山东鲁能、北京国安、上海上港依然实力超群,进入第二阶段“争冠组”的悬念不大。但两组中谁能抢占另外4个“争冠组”名额则尚难判断。令人意外的是,深圳佳兆业和大连人这两支今年投入巨大的“新贵”,目前的战绩并不理想,尤其是坐拥东道主之利的大连人,居然成为目前大连赛区唯一没有赢过球的球队。

帅位危机 没有谁绝对安全

今年中超16支队伍当中,最“危险”的一个位置莫过于主教练,如今6轮刚过,中超围绕主帅的位置已经发生了多个故事。

首先是在赛季开始前,河南建业率先有动作,王宝山“下课”,杨戟代理球队主帅。之后,青岛黄海本来已经确定的西班牙主帅马钦因故无法到任,俱乐部临时聘请了本土名帅吴金贵执教鞭。紧接着,深圳佳兆业因为遭遇三连败的糟糕战绩,意大利名帅多纳多尼无奈“下课”,成为赛季开始后第一个“下课”的主帅。在小克鲁伊夫尚未到位的情况下,张效瑞代理深足主帅。更魔幻的是,天津泰达同样因为战绩不佳,德国籍主帅施蒂利克成为本赛季第二个“下课”的主帅,而接替他的竟然是此前在建业“下课”的王宝山。

随着本赛季战情的演变,中超各队的帅位肯定还会有变。类似大连人目前的境况,贝尼特斯必然面临危机。另一方面,再大牌的外籍教练如果在中超“不接地气”的话,恐怕也是凶多吉少。例如富力的范布隆霍斯特,遭遇开局4轮不胜之后立即调整战术,更换主力阵容,结果球队也取得了两连胜,暂时站稳脚跟。

裁判危机 尺度不一争议大

本赛季受疫情影响,中超并没有引进外籍裁判,每场比赛的所有裁判岗位均由本土裁判负责。但令人遗憾的是,6轮过后本土裁判的表现集体低迷,几乎每一轮比赛都出现了有争议的判罚。

在VAR介入之后,加上国际足联今年重新修订了对手球犯规的界定,如今中超基本没有涉及手球犯规的争议,但在对禁区内犯规导致点球和出示红牌的尺度上,中超前6轮则显得非常不统一。例如,第4轮申花对大连人一战,最后阶段因为申花的钱杰给在禁区内与对方球员龙东有一次极其轻微的身体接触,主裁判傅明判给大连人一个点球,最后大连人“绝平”申花。赛后,中国足协裁委会力挺傅明,因此业界也从此将这个判罚定义为“傅明尺度”。但此后两轮,守方比“傅明尺度”的动作幅度更大的案例多次出现,但主裁判都没有给出攻方点球。

又例如,第2轮江苏苏宁对山东鲁能一战,鲁能外援卡达尔上阵仅仅3分钟就因为与对方球员一次争球犯规被直接红牌罚下。但此后多场比赛出现了类似的场景,犯规球员并未被红牌罚下,甚至没有领到黄牌。可见,“土哨”在今年必然面临更大危机,中国足协也需要在若干争议判罚上尽快统一尺度。

群雄并起 本土射手领跑

今年在特殊的赛制下,为保护球员的健康,换人制度更改为一场可以分3次上5名替补。在换人名额宽裕的情况之下,本赛季中超各支队伍的年轻球员出场机会和比赛时长均明显增多。以前3轮为例,U-23球员的总出场时间达到6409分钟,而去年同期该数据仅为3792分钟。甚至不仅仅是U-23球员,大量U-21球员也已经在中超崭露头角,这与本赛季“每队要报3名青训U-21球员”的规定有直接的关系。

除了年轻球员出场时间增多,本土球员在今年中超也扮演着比过去更重要的角色。以前5轮为例,外援共打进67球,比去年同期少了7球,而本土球员共打进49球,比去年同期多了9球。

6轮过后,射手榜上并无球员一枝独秀,打进4球或以上的共有中外球员7人,其中令人振奋的是居于榜首的是恒大球员韦世豪,他仅仅出场5次就打进了6球,效率之高暂时居中超史上的本土球员之最。韦世豪能否接过武磊的枪勇夺金靴,无疑是今年中超的一个热门话题。

来源:广州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