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足球 > 正文

2020中超大结局! 10年“金元中超”时代落幕?

原标题:10年“金元中超”时代落幕? 

经过110天的角逐,2020中超联赛的16支球队座次于昨晚全部排定,除了明年最后一个中超名额还需要在武汉卓尔和浙江绿城之间通过两回合附加赛决出。对于疫情下的这一届中超联赛,我们看到了哪些变和不变?

赛制巨变带来全新挑战

受疫情的影响,中超联赛从原定的2月底开锣一直推延到7月25日揭幕,创造了中国职业足球历史上开球时间最迟的纪录。为了配合防疫工作,今年的中超采取了分两个赛区进行集中赛会制的全新尝试。两个阶段以“常规赛+淘汰赛”的方式进行,每队共进行了20轮比赛,耗时仅110天,创下了中国职业足球联赛历史上用时最短、轮次最少的纪录。

作为中国职业体育最重要的一个IP,中超联赛能在疫情下顺利进行,对中国体育产业具有重要意义。在全封闭的环境下,中超联赛经受了前所未有的困难——平均三天一赛的高强度赛程、球员长时间无法和家人见面带来的心理压力、空场比赛令中超面临商业价值贬值等。所幸,在中国足协和两个赛区工作人员的努力付出下,本届中超的后勤工作赢得了所有人的肯定。尤其在最为紧要的防疫工作上,中超联赛为今后其他大型体育赛事在疫情下如何举办提供了宝贵的经验。

中超整体竞争格局不变

由于本届中超赛制特殊,加上各队因受疫情影响面临外援归队时间太迟、意外伤病太多等问题,因此今年中超在净比赛时间、比赛强度等指标上是有比较明显下降的,也增加了不少比赛场次结果的偶然性。但是,从最终16队的名次排行来看,中超联赛过去10年的大格局并未发生质的改变。

江苏足球今年一路杀到决赛,最终在主场夺冠,获得了江苏足球历史上第一个顶级联赛冠军。广州恒大决赛失冠,未能创造9冠的纪录,这在一定程度上说明恒大的统治力正在下降。但如果纵观苏宁目前的整体实力,暂时还不足以认为苏宁已经改写中超的格局。

中超连续两个赛季都是由恒大、国安、上港、苏宁、鲁能占据前五位,不但体现了中超目前的整体竞争格局不变,而且上述5个地区的GDP占据全国经济总量的三分之二,足以支撑他们成为当今中国职业足球最发达的地区。

作为东北地区唯一中超代表,大连人虽然今年有“东道主”的优势,而且在转会市场上投入也不小,但他们最终仅能取得第12名。东北因多年经济不振导致职业足球积弱的局面并非短时间内可以改变,明年长春亚泰重返中超,或许对东北职业足球板块是一个利好的刺激。石家庄永昌作为升班马仅在中超生存一年就重回中甲,其背后也和他们的地域足球底蕴不足有直接关系。

谁是主角谁是配角?

赛季开始前,洋帅和土帅的占比为13比3,到赛季结束这个占比变为11比5。在5大土帅中,最成功的莫过于王宝山和吴金贵,他们都把天津泰达和青岛黄海这两支在第一阶段被看做是降级大热的球队留在了中超。

外援依然扮演各队大腿角色,射手榜上前10位被外援包揽的局面仍然未被打破。保利尼奥、奥斯卡、比埃拉、特谢拉、费莱尼这些大牌外援依然是5强球队的绝对核心。尤其是特谢拉,决赛次回合几乎凭他一人之力把恒大击败。同样靠外援救命的还有天津泰达和河南建业,在第二阶段得到强援支援之后,他们奇迹般完成保级任务。

国内球员虽然未能跻身射手榜前10,但整体进球数字与去年同期相比有一定提升。另外,U23年轻球员上场时间也大幅增加,这和疫情期间单场比赛换人名额的增加有关。各队的国脚级的老将和中生代球员依然是主流力量。在U23球员方面,本赛季比较突出的是广州富力门将韩佳奇、大连人的新晋国脚童磊;韦世豪以8个进球蝉联两届中超本土射手,张玉宁和林良铭也贡献了不俗的进攻数据,他们都是未来李铁麾下的重要国脚。

“归化”政策的改变,令今年部分入籍球员拥有了中超国内球员的注册资格。目前,艾克森、蒋光太、李可、费南多、阿兰恐怕是未来李铁率国足征战40强赛的主要归化国脚来源。整体而论,中国球员在本届中超正在努力进步,但进步幅度不大,未来各级国字号球队能否在亚洲赛场形成突破还是未知数。

当然,今年球迷最不希望看到的中超“主角”莫过于裁判。本赛季发生了多起因尺度不一而引发的争议事件。中国本土裁判的能力依然是中超急需解决的“天花板”。

回归“性价比”的务实轨道

过去10年,“金元中超”的话题始终是外界关注的热点。2020赛季,中超的“金元化”其实已到达了一个终结的临界点。

去年,中国足协为了限制中超俱乐部的投资过热,出台了详细的“四大帽”限制政策。因此,今年中超出现了10年来在国际转会市场上表现最冷静的一个赛季。500多万欧元的洛佩斯成为今年中超“标王”。

从明年开始,中超在外援方面将逐步回归追求“性价比”的务实轨道。另外,明年中国足协会对包括国脚在内的国内球员出台进一步限薪政策,这对内援的转会市场也将造成新的影响。

从目前的疫情形势来看,明年中超要恢复正常赛制不易,各中超俱乐部将继续面临入不敷出的困局,10年“金元中超”落幕基本成为定局。在俱乐部投资缩水、超级外援退潮、国足前景未明、优秀青训人才尚未井喷等因素的冲击下,进入“后疫情时代”的中超何去何从将成为最大的谜题。

来源:广州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