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足球 > 正文

从金字招牌到“不良资产” 中超冠军为何成“过去时”

原标题:中超冠军为何突然成为“过去时” 

2月16日,北京中赫国安俱乐部官宣引进U23球员高天意,2月27日,武汉队官宣杨博宇加盟——高天意一向是被视为“非卖品”的U23球员,杨博宇则在上赛季中超决赛首发出场表现优秀,这两个江苏苏宁队重量级球员的转会,让上赛季中超冠军“欠薪”“退出”的传闻变得越发敏感。

即便有上赛季中段球员们一度罢赛的铺垫,但球迷还是希望一个并不缺乏含金量的中超联赛冠军奖杯,可以让“江苏苏宁”这支球队继续存活于中超。

可事与愿违。

2月28日,刚刚由“江苏苏宁足球俱乐部”更名为“江苏足球俱乐部”的江苏队发布公告:即日起,江苏足球俱乐部停止所属各球队的运营,同时在更大范围内期待社会有识之士和企业与我们洽谈后续发展事宜——这意味着“江苏苏宁”彻底成为中国足球史上的“过去时”,球队新赛季的命运完全不掌握在自己手中,一旦没有企业愿意接管球队,卫冕冠军就要在中超版图当中消失。

企业接手球队的前提,是承担俱乐部超过5亿元的债务,而新赛季的基本运营费约为6亿元,这还不算欠薪所涉及的赔偿——10天之前,苏宁集团董事长张近东在集团内部的讲话已经表明集团对于“足球”的态度:“不在零售主赛道的,就要主动做减法,收缩战线,该关的关,该砍的砍。”“苏宁足球”的命运,正是被这句话“做了减法”。

今天上午,苏宁易购复盘涨停,这或许证明减掉足球确实有益于集团重回正轨:在引入国有战略投资之后,深国际控股(深圳)有限公司持有苏宁易购8%的股份,深圳市鲲鹏股权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持股比例为15%,而此次23%股份的转让,相当于148亿元资金的注入。

显而易见,足球不是苏宁的必需品,“易购”才是集团的命根子。“苏宁集团不再具备运作国内职业足球俱乐部的战略规划和主观意愿”,几乎是顶级联赛卫冕冠军含泪退出中超版图的唯一原因——至于“0元转让”无法脱手,怪不到中国足协明令推行的“中性名称”政策:足球的“广告”和“工具”属性,本就该远远排在其体育运动本质之后。纵观欧洲足坛五大联赛,百余支球队非中性名称的球队屈指可数,赞助商的广告效应,完全可以不在球队冠名当中体现——否则无法解释还有绝大多数球队愿意并且能够以中性名称开始新赛季征程——中国足协的监管失策,只是在于应该不晚于2018赛季便开始“分期分批”推行“中性名称”政策。

更何况苏宁集团还是意甲联赛国际米兰俱乐部控股方,苏宁集团亦不可能让球队更名为“国际米兰苏宁”,鉴于国际米兰极有希望获得本赛季意甲联赛冠军,苏宁卖掉国际米兰股份的意愿并不十分强烈,原因很好理解:熬过疫情,国际米兰还有盈利可能。

对待远在意大利的国际米兰,和对待近在眼前的“江苏足球”,苏宁集团截然不同的态度,反映出中国足球产业的致命问题:职业足球俱乐部无法盈利,而想让职业足球俱乐部具备盈利能力,其间还有至少30年职业体育发展和积累的社会环境,这恰恰是中国足球根本无法逾越的鸿沟。

因此苏宁的退出固然令球迷伤心,但江苏省作为全国排名靠前的经济强省,除苏宁之外还有昆山FC、苏州东吴、南通支云、泰州远大、南京城市(南京枫帆)等多支中甲球队和中乙球队,职业足球数量和质量已经在国内领先,江苏足球的血脉仍然存在。

事实上中国足球改革发展的总体目标,早在2015年的足改方案中便有明确定位:近期目标是要理顺足球管理体制,制定足球中长期发展规划,创新中国特色足球管理模式;中期目标是实现青少年足球人口大幅增加,职业联赛组织和竞赛水平达到亚洲一流,国家男足跻身亚洲前列,女足重返世界一流强队行列;远期目标是要使中国成功申办世界杯足球赛,男足打进世界杯、进入奥运会。

在向近期、中期和远期目标迈进的过程当中,清除“不良资产”的重要性毋庸置疑。以近年来先后退出职业足坛的数十位投资人为例,无一例外是由于自身主业未能实现健康发展从而深陷经济困境不得已甩掉职业足球包袱——在强制限薪、限投的新赛季到来之前,这个话题包含了太多复杂因素。

职业足球的沉重包袱在此前5年间的急剧膨胀加剧了中国足球的“产业危机”,也加速了一个反常时代的消亡。一个有意思的数据显示,2016年2月,正是中超新贵江苏苏宁(接手江苏舜天)用震惊世界足坛的5000万欧元转会费签来特谢拉,在刷新中超转会纪录同时推开“5000万欧元”大门,真正让中超联赛进入全民皆兵的“金元时代”——据英超球迷回忆,当时英超豪门利物浦已经为特谢拉开出3500万欧元“天价”,本以为“冲击英超冠军”的诱惑力足以让特谢拉心动,但特谢拉根本没有任何理由拒绝用5000万欧元“保价”的中超联赛。

彼时中国足球非但不缺钱,而且“有的是钱”:就在特谢拉加盟的2016-2017赛季,夏季转会窗口上海上港用5500万欧元转会费签来胡尔克,随后又在2017赛季开始之前用6000万欧元签来奥斯卡,中超转会费纪录随之一破再破——河北华夏幸福挖来的阿根廷前锋拉维奇转会费不高(因拉维奇原合同即将到期)但年薪高达1500万欧元,同样在世界足坛“一转成名”。

讨论特谢拉值不值5000万欧元转会费和6000万欧元年薪(不含奖金),角度不同得出的结论自然不同:绝大多数江苏球迷对苏宁集团的感谢来自于此,超级外援给球迷带来了超级享受,但苏宁集团的盈利速度,显然无法继续供养年运营收入将近10亿的“江苏苏宁足球俱乐部有限公司”,“停止运营”也是江苏苏宁足球俱乐部所能给出的最委婉措辞。

时间过得飞快,买来胡尔克和奥斯卡的上海上港拿到了中超冠军,买来特谢拉的江苏苏宁也拿到了中超冠军,但从金光闪闪的“金元时代”,到如今限薪限投之后的白手起家,中国足球还有大笔欠债要还,“停止运营”的苏宁足球只是其中之一,而更甚于职业联赛的欠债,国字号系列球队的欠债,同样需要偿还——即便归化球员能够帮助国足打进12强赛、冲击卡塔尔世界杯资格,但中国足球更需要“百年老店”,更需要孩子们在学校课余时间有球可踢,更需要青少年踏上绿茵场寻找快乐。

来源:中国青年报